最後,對徐若思那頑固沒轍的安子剛只好把他安置於一邊的椅子上,雙手抱著他輕輕拍撫,聽著他繼續喃語不清地說著一串又一串的話。

「剛才...看到了,窗戶外面的那張可怕的臉...瞪我看了半天,他還說...他還說了...」徐若思邊說邊害怕地揪著安子剛的衣領微微紅了眼,「他說他是被人推下樓的...他要去報仇...報仇。」想到這兒的徐若思猛地點點頭,直往安子剛的懷裡埋頭。

聽到這裡的安子剛覺得很莫名其妙,拍著他的背,「你說在窗戶外看見怪臉?可是這裡是三樓啊...」應該沒人會無聊到攀著百貨公司那光滑無比的牆面上來才是...

徐若思搖頭,急急哭道:「不是的...是對面...我看到對面有抹白影自樓頂跳下,我好奇地過去看,然後...然後...就看到...那張臉...」

安子剛擰眉,抬眼望向窗外的對面那棟建築物,那是棟補習班的大樓...
但是樓頂卻沒有半個人啊?
再低首覷了眼在他懷裡顫抖了半天的徐若思,他的懼怕又不像是裝的...

「那怪臉...」語氣與眼神都帶了抹奇怪的安子剛微微清了清喉,再問,「他跟你說他要去報仇嗎?」

因為想起那段畫面而悚然的徐若思點頭,「他跟我說的...對...沒錯...」可是當他轉念一思考,卻又在下一秒反口,「不,他沒說...但是他的表情...我就是知道他想說什麼...」

安子剛為他顛三倒四的話擰了擰眉頭,臉上嚴肅的表情顯然是身為一位警察所有的的那種無私,接著的,他微微推開徐若思,逼他與他對視,這才發現他的雙眼已經泛紅一圈,惶惶然的臉龐失了色,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你先聽我說...」不知自己該如何是好的澀然。

徐若思聞言後讓自己先冷靜下來,盯著安子剛那不移的眼神和令人安心的面容半晌,雙肩感受他磐石不移的力量,微微定了心神。

「你還記得他...有什麼特徵嗎?」想先轉移徐若思的注意力的安子剛輕問。

被這樣一問的徐若思稍稍吸了吸鼻子,哭意不再,淚水回流地想了想:「他...唔...有一張亂七八糟的臉,...」苦著臉色努力回想,在安子剛那對期盼的眼神底下又續道:「他穿了一件國中運動服...是黃色的...還有,他是XX國中的學生...」

安子剛閃爍著眼瞳,心下卻大吃一驚,太奇怪了!

因為徐若思所說的那張怪臉的特徵...怎麼跟他們先前在命案現場看到的那具屍體幾乎相同!?
徐若思明明瞄了那具跳樓死亡的屍體才一眼...

這真是太詭異了!

「你真的要相信我!」徐若思見安子剛忽然間沉默不語,以為他是不相信他所說的話而著急起來,忙緊緊扯住他的手臂瞪大眼、驚喊,「我沒有說謊騙你!真的...」

安子剛因為徐若思的哀哀相求後便回神,連忙拍拍他的手,臉色複雜:「我知道...我知道...」心下卻還是正在思索著剛才徐若思的那番話,忽然間,他想到了一個法子來證明徐若思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眸底掠過了一抹堅定的安子剛已經決定調查命案的下一步驟是什麼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