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剛沒辦法,只好等待徐若思再平靜了點之後便和他坐上了計程車打算先回警局去,因此他在行駛的車上拿出手機來先撥了通電話給警員小三,詢問一下目前的處理進度。

沒想到小三卻在電話那頭提了一件很令他訝異的事。

一邊望著車窗外頭那已變黑的天際偶爾飛過幾隻歸巢的鳥兒,安子剛與徐若思默不作聲,徐若思無言地看著安子剛拿著手機、仔細地聽著對方所說的話...

『這個跳樓的學生是xx國中的學生,他原先是在那棟補習班大樓裡上課,但是不知怎麼的,要上數學課的時候卻不見他的人影,於是班主任和幾個老師遍尋不著的學生竟然在那時間跳樓自殺了...』小三說到這兒便頓了頓,完全沒料見電話彼端的安子剛正一臉錯愕地盯著徐若思若有所思的側臉直瞧,好似看見什麼令人驚奇的事物般的,『而且...法醫說這學生的後腦還有一處奇怪的鈍器傷,所以死者很可能不是自殺...』

安子剛聽到這兒,表情完全像是被嚇到般地怔住,難道徐若思說他看見的那個就是...

震愕地張著口,深深感到不可思議及錯愕與震撼的安子剛無法以言語表達出來他此時的情緒。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徐若思會知道呢!?
他明明沒離開過他身邊啊...

第一次的,安子剛感受到心底一股莫名其妙的詭譎感泛起,想起了徐若思先前不久還在他懷裡哭著說出他當時看到的情況,他還不怎麼相信...

”徐若思稍稍吸了吸鼻子,哭意不再,淚水回流地想了想:「他...唔...有一張亂七八糟的臉,...」苦著臉色努力回想,在安子剛那對期盼的眼神底下又續道:「他穿了一件國中運動服...是黃色的...還有,他是XX國中的學生...」”

沒錯!
而且徐若思所說的與這名學生的特徵完全符合了!

”「他說他是被人推下樓的...他要去報仇...報仇。」”安子剛回憶到這兒,先前的不信任化為可能,這似乎是個上天所開的一個奇怪的大玩笑,這種極度離譜的事情乍看之下好像是真的。

神色極度複雜地瞅著徐若思的側顏、看著他那沉默的失神表情的安子剛重新舉起手來對著手機的另一方輕聲:「那麼...不是自殺的話,就朝著他殺的方向來偵辦吧!先清查他的幾個同學,最好先查那幾個平時欺負他的...」安子剛這樣的肯定招來了小三的懷疑。

『老大,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語氣奇怪。

歎息了一聲,安子剛澀然地捏著自己的鼻根,閉了閉眼,「這個我們回所裡再說吧!其他的事先交給你,我們先回去所裡...」

『知道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