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夜空中綻放著美麗絢爛的煙花,將整片漆黑的天空都照得出奇的亮。

在少人的迴廊間穿過,南天昭避開了樓中的大庭園,獨自邁著腳步欲前往主樓幫忙。

 

由於今晚是飛鳳的生辰,因此瓊玉樓被飛鳳的某位常客給大手筆地包下,只為了哄飛鳳開心;甚至為了搏君一笑,據說那位常客還讓人在院裡放花火來娛樂樓裡的眾人。

 

也是因為如此,南天昭才能在此時見到被耀眼花火給包圍住的瓊玉樓有多麼美麗。

 

抬頭默然地望著近在眼前的煙花在他的眼底,瞬間地開出美麗的花朵,南天昭不由得記起以往的舊事。

 

在他幼年的時候,娘親與爹爹有一次曾經在他生辰的那一日,也帶著他放煙火。那個時候,他們是那樣的幸福......只可惜,好景不常。

 

就在這一時間,南天昭那張略帶一絲黯然的表情當下被炸上天的花火給照得再清楚不過。

 

突然間,一道聲音打亂了南天昭的思考,讓他滿是疑問地抬起頭來,於四處望了望之後,只能聽得不遠處的廊上的黑暗中,有個人這麼開口:「王爺已經到了呢!咱們也快點去主樓吧!」

 

「是啊是啊!那裡現在一定很熱鬧......」

 

「聽說今日去前廳給飛鳳大人祝賀的人,通通都有打賞呀!」

 

「王爺可真是待飛鳳大人不薄啊!」

 

「可不是麼......」

 

兩名小倌說得笑臉燦爛如花,他們的笑容登時隨著天上不間斷的煙花燦爛綻開;南天昭瞧著他們動作迅速地越過了偌大的庭院,直往主樓飛奔而去,不由得沉默了。

 

這世上的某些事情就如同他眼前的煙花,是留不住的。

 

「事到如今,再想這些有什麼用處呢......」南天昭淡定地嘲弄著自己,在語畢之後便又邁開了腳步,重新走回黑暗中。

 

就在南天昭即將趕到主樓之前,卻被一個醉酒的陌生客給攔了下來。

 

「喂,你知......不知道......飛......飛鳳呢?」

 

南天昭直覺地閃避著眼前的人,本想快些越過他的糾纏,卻被他攔阻:「飛鳳大人就在樓裡。」

 

男子睜著醉眼,指著南天昭笑道:「嗝......我......我的飛鳳......」

 

「我不是你的飛鳳。」不悅地甩開了對方抓緊的手,南天昭皺眉,這人肯定醉了,而且還醉得意識不清。

 

「你是......你......飛鳳啊......你、狠心......你好狠......心哪......」

 

南天昭強調,順便打走男子順道摸上腰來的大手:「我不是你的飛鳳。」

 

抓住南天昭的男子頓時如泣如訴地嚷著:「陪......陪我一晚......只要......再一晚......」

 

「放手。」

 

「我......不放......啊......」

 

南天昭本來想要直接將他甩開,但是這個時候卻見嬤嬤朝他們這兒走了過來:「快鬆手!」

 

「......我......嗝......陪......陪我一晚......」

 

嬤嬤正要去叫人讓他過來主樓忙活,沒想到卻在路上碰上南天昭被人糾纏,於是訝異地將醉醺醺的男人架開,再挪眼打量起南天昭:「你怎麼還在這兒!?快些去前頭幫忙啊!」

 

......沒想到阿昭這個小子稍作打扮就已經與青鷺差不多模樣,如果再好好用心地裝扮他的話,或許他能夠成為第二個飛鳳。

 

「是。」沒猜到嬤嬤心中的算盤,南天昭淡淡地應了。

 

這會兒,雖然被嬤嬤一手攙住的陌生男子不知道死心,還在掙扎中:「飛鳳,......我......嗝......再陪......陪我一晚......」

 

伸手打掉了男子準備伸往南天昭的手,嬤嬤立即狐疑地轉向他:「對了,阿昭,你是在哪裡碰到這個傢伙的!?」

 

南天昭據實以答:「就在這裡。」

 

「這樣啊......」嬤嬤思索了一會兒,接著很大聲地朝另一個方向喚來樓裡的保鑣,「把這個人給嬤嬤我丟出去。還有,今晚把門看緊,不要隨便再讓人摸進來了!」

 

「是,嬤嬤。」

 

南天昭無語地看著樓裡的眾保鑣們依言將吵鬧不休的男子給帶走。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