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戲少將》II-5

與橘右承和他的僕人一起來到藤原景便妖物襲擊的大路上,少年仍舊沒有將臉上的狐狸面具摘下,在漆黑無光的夜晚下,模樣看來要比妖物出現還要駭人。

但是橘右承似乎沒有注意到那麼多,他只在意著自己與少年究竟能否取回藥引,然後順利治好藤原大人的病,不過,反觀他的僕從可就不是與他的主子一樣冷靜了。

沿路上,順吉一直害怕地躲在自家主子的身後,刻意避開與少年接近;然而,少年察覺了,也不直言,只在一路上刻意做著會讓順吉避他像是避瘟神般的事,例如......

「我說,這位小哥啊......」少年帶笑地靠近順吉,將順吉的臉色都給嚇得瞬間變青之後,他樂得哈哈大笑,一邊看著順吉趕緊躲到橘右承的另一側去,眼眶含淚、有苦難言。

「你為什麼要躲來躲去的?」少年故作疑惑地問著,瞅著順吉含淚卻無法順利出聲的模樣,當下又勾起唇來,只不過誰也看不見,「難道你這是在跟我玩嗎?呵呵......好有趣啊!」又繞了另頭,少年彎腰地傾身,對著順吉問。

順吉哇哇大叫,當下趕緊又繞了開去;少年覺得他的反應實在有趣,於是硬是跟著他繞圈,玩了起來。

他們兩人便在橘右承兩邊這麼一繞一追的,連帶地也扯皺了他的外袍,於是只好無奈地出聲制止,「順吉,你可以不須害怕這位大人,他既然答應了我們的要求,就沒有必要對我們不利。」一串話說得順吉縮了縮肩,終於讓他停下了逃開的腳步。

「真的嗎?」

「我何時騙過你了,順吉?」

是沒有啦......

順吉小聲地喃唸著,眼角瞥見那追著他跑的妖物少年正忍俊不住地呵呵笑了起來,一邊揮著摺扇。

橘右承看了少年一眼,歎氣:「何況,如果你再一直逃的話,他便會覺得有趣。」

「......」順吉含著淚,受教地點了點頭之後,就乾脆再也不逃了,結果正如橘右承所言,少年沒再追過來了。

少年哼了一聲:「哎呀呀......橘大人,您的幾句話就將我的樂趣給剝奪了呢!嘖......」

橘右承好聲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請您就別再逗順吉了吧。」

「反正這也沒什麼好玩的......」少年不甘地喃喃,瞥著四處雖然有橘右承點燃的火把略微照出一絲光明,但前方不遠處仍舊是漆黑一片,隨即轉頭問道:「您確定妖物之前出現的地方就是這裡!?」

橘右承舉高手中火把,跟著繞了四周一圈,這才肯定地說:「的確是這裡沒錯。藤原大人約莫幾日前在這兒遇上妖物襲擊......」

「這樣啊......」少年沉吟著,「那咱們就來等等看吧!」

「等?」

「是啊!」少年那張隱藏在面具下的臉龐綻出一縷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