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水無情沒有任何反應,李臥炎抬起頭來,正好撞入了水無情那雙載滿不解與不敢置信的瞳眸裡頭,怔得他神情一震,兩頰接著浮起奇怪的緋色,然後迅速地將水無情猛地推開,心音霎時亂了調子。

瞪著一臉茫然的水無情正看著他,他還清楚地記得剛才當他的手掌滑過他肌膚的那股極佳觸感,使他一併憶起他與他共渡的那夜,他那既媚且豔的惑人模樣,讓他頓時心火難耐地想要將他壓下......

李臥炎咬著牙,於暗地裡握緊了手。

「你......」不懂李臥炎此時的天人交戰‧水無情訝異地低喚一聲,瞬間就讓李臥炎原本上火的思緒霎時冷靜下來。

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啊!都這種時候了,他竟然還有那種悠然的心情,抱著水無情在這裡胡思亂想!

而,被李臥炎一把用力推開的水無情怔怔地仰首望著他說變就變的臉色,看著他在原地掙扎著,一邊露出羞愧、恥辱、不甘的情緒,整顆心已然沉到谷底,碎裂成片。

原來......原來他覺得抱他是件羞恥之事,所以才推開他的嗎!?

好!真是好個李臥炎!

水無情就這麼一語不發地盯著李臥炎,見他抹去適才的情緒,而後從容地回頭,見到水無情被他甩在地上,登時既愧疚又自責地朝他伸出手來,「皇上,您沒事吧!?請恕微臣剛才失禮了......」

沒有回應的水無情冷冷地瞅著他,刻意忽略他遞來的大掌,自己起身:「朕沒事。」

「皇上?」李臥炎蹙起眉頭,猜不透水無情這會兒又是怎麼了,翻臉跟翻書一樣的快。但是就在他發覺在自己的好意被他拒絕之後,心頭卻霎時湧起了一股極大的失落與難過,但是他仍強逼自己打起精神,緩慢地開口:「那麼,對於百官在宮門外求見一事......」

......這李臥炎可真曉得怎麼激怒他,反正他永遠比不上這個國家就是了。原來剛才他的呵護都是假的。

水無情輕地抿唇,眼底有抹冷意:「就說朕病了。」

「但是,皇上......」李臥炎仍舊不肯放棄,一直糾纏著這個話題跑,弄得水無情耐心盡失,臉色難看地朝他瞥去。

「那就說朕病得快死了!」

被水無情心情不好地一吼,李臥炎當下也跟著沉下臉:「......你為什麼老是這樣!?你對任何事都毫不關心,難道就連這個國家的存亡也是嗎!?只要你一句話,我李臥炎一定會幫你的啊!」

並不是如此......他所想要的並非是他的忠心啊!

水無情神情難看地撇首,像是在忍抑著什麼般地,沉默了:「......」他只是嫉妒,難道這也不成嗎!?

「水無情!」

「朕知道了。」仰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奈何胸口的痛楚依舊佔據著他的全部思緒與感覺,他暗暗咬著牙,逼迫自己說出計劃裡的一環,沒想到他終究還是得走上這一條路。

原以為自己的計策肯定可以激出李臥炎真正的心意,沒料到他卻仍舊敗給他的固執守份。

算了,這一切他都不打算要了......

「你去整合所有內外城的禁軍吧!至於那些大臣們,就說朕準備死守皇宮,要是逆賊來軍就力抗到底吧。」

望著水無情淡淡下令的樣子,李臥炎覺得水無情的表情似乎有些奇怪。

按理說,城破之前,王位岌岌可危的君王會露出這種過度冷靜的表情來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