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似乎有什麼隱情在裡頭。

瞪著水無情那張文風不動、沒有絲毫慌亂的漂亮臉孔,李臥炎的心頭忽爾感到一陣的不安。

他很想問問水無情,他心底的疑惑,但是礙於他的身份只是個臣下,對於君王所下的命令,他沒有質疑或是反抗的權力。

李臥炎歎了一口氣,而後轉身離開了水無情的寢宮,準備前去執行水無情給他的命令;現在是最重要時刻,他不能有一絲大意才是,與反皇軍的這一戰,他必須勝利,因為他對水無情說過,他會幫助他的。

李臥炎輕輕地抿起唇來,等到這樁亂事被平定之後──

他也該好好地面對自己,然後與水無情談一談了。

整座皇城上下皆已封閉了所有對外的大門與出入口。

就在他整合皇城裡的所有禁軍之後的第二日,沒想到自皇城外收到了探子傳來的叛軍目前已抵達城下的消息,而得到這個訊息的李臥炎連忙心焦地前往水無情的寢宮。

「皇上。」疑惑地看著水無情的寢殿外頭並無任何的守衛把守,李臥炎不禁一怔,而後蹙起眉頭。

這個水無情該不會又是把那些人給斥退了吧!?他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啊!?要是對方有刺客在此時潛進來之時,已失去反抗能力的他要怎麼辦!?

愈想愈氣地喃喃唸著,面色帶了點不悅的李臥炎隻身踏入了寢殿裡頭,但卻不見半個人影,繞遍了內外殿裡,就是不見水無情的身影,急得李臥炎四處探視尋人,就盼水無情此時自動出現在他面前。

這種心好似被火焚燒的感覺實在是很痛苦,可以的話,他甚至不願知曉這究竟是種什麼樣的感受,但是天老是不從人意,他的心跳又急又快全都是因為那個人──水無情。

「水無情!你在哪裡!?」沿路忿怒地喊著話,李臥炎此刻就像是吃了炸藥一樣火爆,怒容沒有一刻稍卸,步伐也愈走愈快,呼聲也跟著愈來愈大,直到他在御園裡頭碰上他要找的那個人為止。

老遠就聽到有人邊生氣邊喊他的名,水無情淡笑地回眸來,只見李臥炎已經如鬼魅般地來到他身後了。

「喔,李統領,這麼急著找朕,有事嗎!?」

李臥炎露出一張黑也似的閻王臉,目光瞬也不瞬地瞪住眼前還有心思在下棋的君王。

......他可不可以搶在敵人之前,乾脆掐死他算了!?

「李統領?」覺得奇怪地歪首瞧了他好久的水無情失笑,「你如果這麼閒的話,就來陪朕下一盤吧!朕覺得好無聊......」

「皇上。」李臥炎差些給他氣暈了過去,咬牙怒瞪著水無情一副無辜的臉色,「您是否已經忘了叛軍即將攻打皇城一事!?」

水無情見李臥炎又開始一臉怒容了,於是斂起微笑:「朕沒忘。」他的記憶力好得很。

「那您為什麼......」

水無情淡淡勾唇,似笑非笑地說:「朕在思考退敵大計。你要是覺得無趣就退下吧!」

李臥炎瞅著他不似在說謊的表情,忽然一陣神色複雜,過了一會兒才再度開口:「皇上,請讓微臣陪伴您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