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清晨颳著微冷的風,水藍色的穹蒼被厚厚的灰色雲層覆蓋,水氣充沛的晨間已經開始飄起了一陣細雨。

水無情望著窗外被雨絲打淋的風景,映上眼底的景色彷彿有如戴上了一層淺淺的薄紗般地看不清楚,就像此刻他的心頭也跟著幪上了一層揮不去的淺色灰影一樣。

驀然,他垂下了眼睫,遮起了他眼底洩露出的那抹極為赤裸的愛戀與神傷,然後自唇邊逸出一聲極為輕淺的歎息。

「今日就要把事情做個了結了......」他真能就這樣放手嗎......?

正當水無情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這時候的李臥炎在校場上已然點完了名,除了告假的副統領外,禁軍的所有人全部到齊了。

李臥炎站在所有禁軍兄弟們的面前,一如往常地沉默著。

不顧飄在髮頂上的雨絲將他全身都打了溼,李臥炎神色肅然、緩慢地朝著所有下屬開口了:「各位,反皇軍已兵臨城下了,皇城的安危迫在眉睫,所以這一次,我們將戮力保護皇上的安全,這是我們身為禁軍一員的使命。」語畢,他望了望底下默不作聲的屬員們,又問:「大戰之前,眾位可有任何疑問嗎?」見底下人仍舊無聲無語,他又歎了一口氣,「雖然我接下統領一職也才沒多久的時間,但是既然我身為你們的領導人,我就希望可以與你們溝通。」

「......」

「不是每個人的帶領下屬方式都是一樣的。」李臥炎無奈再道,「至少我與你們的前統領,季大人就不一樣。」

「......您說的是真的嗎?」

「本將軍向來不說謊話。」

這時,自眾禁軍裡頭跳出一位兄弟,瞧眾人禮讓他的模樣,想來他在禁軍裡的身份地位應該不低;他踏著步伐、緩慢地走向李臥炎,開口說:「那好,咱們敬您是在沙場打滾多年的大將,您的話咱們一定相信。」

李臥炎輕輕頷首,「有什麼疑問便問吧!畢竟這件事關乎你們的性命。」

「敢問李將軍,謠傳敵方打著反皇旗幟,說是咱們的君王並非正統一事,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李臥炎望著那位兄弟,沉默了一會兒,直到眾人因得不到答案而似乎開始騷動之時,李臥炎這才開口:「這件事的確是真的。」

「那咱們的皇上......」

李臥炎的面色不禁一沉,嗓音聽來清冷而鏗鏘有力:「皇上他絕對是正統!」

「這樣子嗎......那咱們就安心了。因為誰也不想在盡了全力之後,還落個維護叛逆的臭名。」

李臥炎忍不住皺眉,為他們的懷疑而光火在心;在他回國之前,水無情一直將國事打理得井然有序,他的功勞不該隨意被幾句謠言給抹殺掉才是。

他絕對會替水無情證明這一點的!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