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滂沱。

李臥炎領軍出了宮門外頭,只見敵軍也已軍容整齊劃一地來到宮門外頭,與出了宮門的禁衛軍形同對立地對峙著,氣氛緊張而冷凝,兩方人馬的領導者也在此時終於有了面對面的機會。

李臥炎瞇著雙眼,神色冷凝地望著對方的領頭將軍,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沉聲地開口:「你就是宰相大人的女婿,方堃!?」

「正是。」對方也不冷不熱地回應。

「那麼你應該知道君權神授的道理,你以平民之身冒犯君王,甚至為虎作倀,做了舉兵謀反的大逆不道之事,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李臥炎字字沉重有力,嚴肅的神情讓在場之人莫不為之震顫,軍心開始浮動飄移;只可惜的是對方並不受到一絲影響,仍舊坐在馬背上的悠然。

「李將軍,其實您說的並沒有錯。」方堃勾起笑來,而後聽著兩軍開始因他的這句話而騷動起來。

李臥炎的神情霎時一凜,這個方堃到底在盤算什麼?

方堃續道:「但是......」聽見兩軍已然開始鼓譟,他緩慢地舉起手來,制止了愈來愈大的吵雜討論聲,「水無情究竟是不是正統的這件事,似乎還有待商榷呢!李將軍......」語畢,他得意地勾起唇,看著李臥炎的面色因而變了。

沉著臉的李臥炎沉默了,任由耳畔掠過自己人馬的交談聲,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方堃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李將軍......」

「李將軍,您也說句話啊!您不是說過,皇上的確是正統的嗎!?」

「是啊!李將軍......」

「李將軍!?」

再也無法忍受左右耳語的催促,李臥炎眼神堅定:「皇上他絕對是火奴奴國的正統繼承者,所以,誰也別想越過本將軍,動到皇上的一根毫毛!」語落,李臥炎當場抽出腰間佩劍,直指著對方。

方堃睥睨著擋在他面前的所有人,忽地笑了:「那麼李將軍是打算不讓我等進入這扇門裡了是嗎!?」

「如果你們想進這扇門的話,那就必須先打倒本將軍。」李臥炎沉怒地拔劍,往上方一指,「眾將們,全部聽我號令──擺陣!」

「是!」

「你這也不過是在垂死掙扎罷了,李將軍。你是打不贏這場仗的。」方堃搖頭,正想回頭下令進攻之際,沒想到他的副將立即上前阻止。

「等等,方將軍。」

眾人於是驚疑不定地望著突然冒出來的這名高大男子直瞧了半晌,沒想到最後在人群之中,有人不受控制地發出了幾聲驚奇的叫嚷聲:「是副將!」

「看,是副將大人!」

「副將大人回來了!」

「副將不是告假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敵方的陣營裡頭!?」

聞言,李臥炎立即神色震驚地瞪著眼前那名此刻身在敵營的自家人,當下不敢置信地喃喃著:「副將!?你怎麼會──」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