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臉鬱悶的安子剛環著雙臂,思索。

燈光明亮的派出所因為安子剛的不言不語而頓時罩上一層奇詭的神秘氛圍裡頭,因為安子剛一早便讓手下的警員去調了昨天的那具跳樓自殺身亡的屍體,然後不久之後便傳了死者的父母前來派出所說明、了解死因。

法醫相驗過那屍體,其實死者後腦杓的鈍器傷及腦延,所以就算救活了他也是白搭,終將還是逃避不了成為植物人的命運。

法醫的那串嘆息還一直留在空氣裡頭沒有散去,安子剛皺著眉頭,心想著這件命案也未免實在太過於奇怪了。

死者是個很會唸書的孩子,他應該沒有什麼理由自殺才是。

而且他的父母也說他是個乖巧的孩子,不只是對他們百依百順,在學校更是老師喜歡的好學生,只不過同儕們對他是不冷不熱就是了。

或許真的是因為課業壓力過大而導致死者跳樓自殺?
這也不無可能。
反正他就是不太想去相信徐若思的那番話是真實的。

這原來是安子剛的揣測,直到小三剛才順手扔了一份檔案夾到他的桌子上為止。

那份檔案是他讓小三去調查死者的所有同學們後所採取的資料與口供。

原以為不會如此湊巧的安子剛沒想到當他一翻開文件並且逐一看完之後,原先安逸的臉色隨著文字的終止而泛青。

死者果然不是自殺,而是他殺!

安子剛震懾地瞪直了眼,沒想到是幾個男同學們因為借一本作業簿而失手把死者推下樓,而偏偏就是有個女同學在欲往頂樓的樓梯間看到所有事情的發生經過,並且還用手機機伶地拍了下來...

相較於這樣晴天霹靂的真相,安子剛對於徐若思的神秘靈感力更加地感到不可思議。
這樣一來,他就能說服自己,徐若思先前幫助他找到那袋屍塊不是沒有原因的,雖然他到現在都還是覺得”這怎麼可能!?”。

抿著薄唇的安子剛的面容逸出一抹思考...

或許...他該再去見徐若思一回。

◎◎◎

傍晚。
歸鳥飛過天際,陰沉的天空有著濃厚的烏雲覆蓋,冷風直吹。
眼見又到了晚餐時刻的徐若思瞥了手邊還沒完成的文章一眼,忍痛第一個嘆息之後便將它存檔於文件軟體中。

然後,他依依地闔上了電腦的蓋子,起了身。

雖然他很喜歡寫作沒有錯,但是肚皮餓了、要填飽卻遠比寫東西還重要,因為沒有力氣就不能爬起來寫作了。

無奈地探了一口氣的徐若思拿過外套就準備開門下了樓去,打算為自己買些東西吃,等他一走到樓下的大門口的時候,卻碰上了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人。

徐若思微愕地瞪視著眼前這個高大的英挺男人─安子剛,「你怎麼來了!?」

安子剛倚在鐵門邊上,露出一抹微笑地甩玩著自己的配槍,「哈囉!又見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