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思滿臉訝異地瞪著擋在自己前方的警官,安子剛猛瞧,突然地又再回憶起那個輕柔的吻而微微失神。
赧顏的他急忙地撇過頭去,心兒怦然卻裝著沒事地一個輕道:「幹嘛?來找我有事?」

安子剛露出微笑,不以為忤,將佩槍掛回腰間:「喔!沒事不能來找你聊聊天嗎!?大作家!?」咧著笑的安子剛看來有幾分的愉悅,徐若思皺著眉探看了他的表情一眼,覺得奇怪。

怪了!
這人不是因為手邊的案件在煩惱著的嗎!?
現在怎麼卻笑得那麼開心啊?

這些疑問通通在徐若思那小腦袋中轉了一圈有餘,卻還是沒有答案。

「你不是挺忙的!?手邊的案子都了結了!?」徐若思微微出聲,狐疑道。

安子剛給徐若思的一句話自天堂上被硬生生地打回地獄,苦著臉色的他接話:「...真有你的,若思,你的確是當作家的人材!這麼一針見血...」

被諷刺得紅了臉頰的徐若思微撇過頭去,「這是諷刺我還是捧我?」撇著丹唇的模樣看在安子剛的眼底是十足地可愛,那手足無措的樣子也讓他微微失笑了。

「哈哈!你真是可愛...」安子剛微笑,出言讚美徐若思之後便看著他臉紅直達耳根子。

「少來了!你今天還到底有什麼事啦!?」脹紅臉的徐若思粗聲。
呿~他才不要再受到安子剛的影響了!
依他看,上次的那一吻一定是他故意要捉弄他的啦!不然他怎麼沒有半點在意的表情呢!?

不甘地咬著粉唇的徐若思想著,輕哼一聲,一定是這樣的!

抬眼覷著安子剛那種輕鬆的模樣的徐若思聽見他緩緩地抿著唇,言詞小心翼翼的,不知道在避諱什麼:「其實...」頓言,「那天你說的那些話...」神色複雜又難以啟口的樣子吸引了徐若思的全副注意力。

「你到底是在說什麼啊?」皺眉的徐若思看著他吞吞吐吐,十分懷疑安子剛是否連一句話都不能完整地說完。

「那個自殺案件...就像你說的那樣,不是單純的跳樓自殺,而是他殺...」猶豫了許久的安子剛瞥見了徐若思臉上的不耐煩表情,便決定從實招來,以最沒震撼力的語氣把事實直接告訴他,原以為他還是逃脫不了被嚇到的命運的安子剛卻見他聽見了他的話後,只是垂下眼睫,似乎在思考。

「兇手是?」

「同班的男同學...」安子剛擔憂地盯住徐若思無波的表情半晌,才道,「聽說是因為借作業本而發生爭吵...」

徐若思無言。
「不只是這樣吧...或許那孩子的人際關係也不太好...」抬眼望向安子剛,眸底泛著同情及默哀。

安子剛聞言一愣,「沒錯...其實是那孩子遭受排擠已經很久了...」

「願主...帶你上祂的樂園...」徐若思輕聲,輕緩而優雅地打了個手勢,一旁的安子剛也隨之沉默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