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七天之後。

 

瓊玉樓裡,熱鬧的夜晚正要開始。

 

房間裡,南天昭正被幾個小倌們團團圍住,有的忙著給今晚的主角挑著華衣美服,有的忙著給南天昭妝點原本就清雅的面容,有的忙著打開桌邊的飾品盒子,專注地挑選著欲佩帶的飾物。

 

而南天昭,完全就像一尊等身大的娃偶般地被擱在鏡子前方,一絲笑容也沒有地看著眾人七手八腳而顯得忙碌的姿態。

 

沒錯,自從飛鳳離開瓊玉樓之後,嬤嬤為了要頂飛鳳的缺,於是把主意打到他身上,跟他談了交換條件;如果他肯將初夜獻出拍賣,那麼他便可以取回當初他在進入瓊玉樓之時,拿來抵押藥錢和飯錢的雛鳳玉珮。

 

為了那塊家傳鳳玉的南天昭,沒有多做什麼掙扎就點頭同意了。只因為那塊鳳玉是他娘親吩咐過不能遺失的重要物品,他和小妹的身上各有一只,湊起來恰好是一對兒。

 

只不過,當年他與小妹離家之後,不敵風寒侵襲的唯一妹子便這麼永遠地離開他了,所以他一直將小妹身上的那塊鳳玉與自己的繫在一起。當初他轉而拿去抵償的那塊鳳玉不是小妹的,而是自己的。

 

所以......

 

「今晚你一定是最美麗的花魁,阿昭。」某個小倌這麼笑著說。

 

「什麼『阿昭』啊!?該叫花魁了!」挑飾品的小倌這麼回嘴。

 

「呵呵......的確是,是我沒想到。」

 

「吶、吶,我記得嬤嬤給阿昭起的花名是......」

 

「杜鵑。」

 

「對,就是杜鵑!」小倌猛點頭,而後笑道:「那麼就要叫你『杜鵑大人』了,好不習慣。」

 

「叫久了就習以為常啦!」

 

「也是......」小倌憨笑著回應,瞥見南天昭連絲笑容都沒有,忍不住蹙起眉頭。

 

該不會......阿昭其實並不願意接任花魁的位置吧!?

 

「衣服就穿這件吧,這顏色一定很適合阿昭的。」

 

「喔......」聞言的小倌立即回過神來,盯了仍舊面無表情、也沒掙扎說不的南天昭一眼,也許是他想太多了;不管他自己願不願意,畢竟誰都不願意做這一行的。

 

沒多久之後,自門外傳來催促聲,於是眾小倌們便在將南天昭迅速打理完畢後,扶出了房門。

 

嬤嬤的聲音自前廳清晰地傳了過來,「杜鵑呀,見客了。」

 

眾小倌們抹去了適才在房裡的那些自然態度,改而換上一張張討好的淺笑,繼續引領著南天昭往前走。

 

不是沒有聽見前頭的呼喚聲和叫好的掌聲,而是南天昭剛才決定等會兒自己無論是遇上了什麼樣的情況,都要保持著與現在一樣的沉默來應對。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