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面無表情地端坐在臨時搭好的臺子上方的圈椅裡,南天昭冷眼地看著眾人齊聚過來,不少陌生客一直拿著晶亮的雙眼打量著他,那別有所圖的眼光教南天昭感到不甚舒服。

 

命令自己不為所動的南天昭心底,其實是慌亂無章的,不過,就算他現在打算反諾毀言,這個時候其實也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不是為了要取回那塊屬於自己的重要信物,他也不會自己乖乖地走入陷阱裡頭,讓自己被捕而動彈不得。

 

就在南天昭神色難看地思考著的同時間,底下的男人們一邊摩拳擦掌、一邊叫嚷喧鬧著,直到嬤嬤從容地走上了臺,這才稍微止住了臺下的騷動。 

 

「嬤嬤我先給眾位買家們問個安了。」嬤嬤說著,一邊有禮地微微彎下腰來,笑容燦爛。

 

臺下的眾人們頓時的一陣拍手叫好。

 

「好、好。」嬤嬤抬手制止了再度掀起的騷亂,面帶燦笑地說:「今天是嬤嬤最心愛的杜鵑的首夜拍賣日......」

 

臺下再度傳來一陣鼓掌聲,讓嬤嬤忍不住皺眉,「等會兒各位爺們就能夠競標了,請你們現在聽我把話說完。」語畢,嬤嬤滿意地看著臺下瞬間鴉雀無聲,於是面色歡喜地繼續說了下去:「杜鵑還是個雛兒,等會兒就請最高得標的爺兒在今晚特別留意些,不要對杜鵑太過粗暴了。」

 

「好,知道了、知道了,嬤嬤。」臺下的某個書生打扮的男子搖扇笑著。

 

「那麼,現在可以開始競標了嗎!?」

 

嬤嬤不悅地朝臺下一睞眼:「還沒呢......」

 

臺下一陣噓聲,不知是誰自眾人間冒出頭來,說:「嬤嬤,妳要再不開始的話,今夜都已經快過一半啦!」語畢,眾人立即哄堂大笑。

 

「好吧好吧,就說你們這些人等不及了......」嬤嬤沒轍,於是轉向一旁精心打扮的南天昭,笑道:「各位爺兒們請看,我家杜鵑是個冰山美人兒,不止有臉蛋還有這麼誘人的柔軟身段......」

 

當李翔麟走進瓊玉樓大門的時候,正好聽見了嬤嬤說的這段話,也望見了那坐在臺子上方供男客用眼神膜拜的熟悉臉龐,神色立即變得很是難看。

 

原來今夜在瓊玉樓拍賣首夜的花魁真的是鳳雛!?

 

頓時間,一抹難以解釋的怒氣與怒火立即竄上心頭,恍如被大火燃燒的神智已然瀕臨崩塌的邊緣。

 

一臉忿怒地踏著沉穩的腳步,李翔麟無聲地來到了臺前,那對專注盯著臺上人兒的眼瞳瞬間爆出一絲火花。

 

「鳳雛......」咬著牙根,自喉嚨底部擠出一句低聲叫喚的李翔麟,那張不同於先前的溫雅的慍怒臉孔已經被臺上的南天昭感到一陣無措。

 

南天昭驚愕地瞪眸:「李翔麟......?」他怎麼會來這裡!?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