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李臥炎沿路領著沈副將與方堃進入了皇帝寢殿的偏殿裡頭,並且意外地發現水無情已然坐在偏殿裡的椅子上頭等待著他們的到來,似乎是料到了眾人與他的反應般地安適。

「微臣李臥炎等,叩見皇上。」

「免了。」身穿龍袍,頭戴蟠龍金冠的水無情神態平靜地一個擺手,隨後起身,視線越過了李臥炎的肩膀後,望向正緊隨著他趕到的沈副將與方堃,唇畔不禁揚起一抹細微得無人察覺的弧度,「你們特意前來見朕,敢情是有要事吧!?」故意裝作不知情的模樣,水無情淡淡撇唇。

聽見水無情說話之後,方堃於是從容地將沈副將用眼色推上前去,只見在場的眾人立即將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啟稟皇上,微臣有一事想要與皇上相詢。」

「說吧!」神色裡沒洩出一絲不對的水無情,在挪眼望了一圈眾人的臉色之後,輕聲道。

「皇上,有人指證說您實非正統的繼承者。」沈副將望著水無情,抿唇地說。

水無情先是愣了下,隨後似乎覺得很有趣地揚起唇來,亦故意忽略了一旁李臥炎朝他投來的那抹驚訝的眼神,說:「那麼......眾位愛卿可是在懷疑朕囉!?」

「臣等不敢。微臣們只是想證明皇上的身份,然後向天下萬民公告,以破除謠言。」

「原來如此。」水無情淡笑頷首,目光輪流地瞥著眾人:「那麼......如果朕說,朕的的確確是正統呢!?」

方堃這時候跳了出來:「皇上,請恕微臣冒犯。微臣手裡握有足以證明的證據......」

水無情挑眉地『哦』了一聲:「你是說......那一樣自青青手裡奪來的東西嗎!?」

方堃與沈副將互望了一眼,沒有答話;反而是水無情一邊從容地露出淺笑,一邊點頭接下話尾:「原來真是如此......那麼,你們就把證據拿出來吧!如果你們真能證明朕其實並非先皇原本指定的繼位者,那麼朕就立即讓出王位。」

「皇上!?」李臥炎驚詫地叫了一聲,眸光底滿是不贊同的光點。

本想勸阻的李臥炎沒想到對方的手腳比他還要快,只見方堃自懷裡掏出一個木盒,接著在打開盒蓋之後,伸手取出裡面的物事並將之攤開,好讓眾人得已瞧見上頭的書寫好的內容:「皇上,這個先皇遺詔就是最好的證據!您根本就不是先皇指定的繼承人,上頭填上的名字是當年的三皇子,也就是現在的李臥炎將軍!」

水無情頓時無語地抿起唇來。

「......」見眾人紛紛將震驚的眸光挪了過來,李臥炎的臉色當下迅速一變。

「沒錯,其實當初該繼位的新皇是三皇子,也就是現在的李臥炎!」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自偏殿裡踱進了一抹人影,而這個人便是宰相大人。

水無情的臉色隨之一凜,這下子,所有該到場的人都到齊了。

瞥了眼方堃與沈副將不約而同的沉默模樣,李臥炎不敢置信地瞠著雙眼,因為他壓根就沒有料想到當年的那只遺詔竟會在這種時候被找出來當證據,並且還極有可能威脅到水無情的帝位......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