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0549881927.jpg 

他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水無情當下默不作聲地望著宰相步進殿裡,神色冷然地取過了沈副將手裡的遺詔,大剌剌地高舉而起。

「光憑這只遺詔便足以證明你的確不是當初先皇所指定的繼承人,水無情。」

水無情仍舊不言,僅是專注地地瞅著宰相;然而,李臥炎卻神色緊張地攔在他面前,擋住了宰相與水無情對視的眸光,「宰相大人,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事情弄錯了,皇上他......」

聽見了李臥炎替水無情辯護的這些話,宰相忍不住轉頭望著李臥炎,神色凝肅地說:「李將軍......不,三皇子,您為什麼要掩護二皇子當年奪位一事呢!?您不是該要站在老夫這邊的嗎!?畢竟水無情這大膽逆賊可是奪去你的王位的逆賊啊......」

李臥炎的臉色當下寒得有如十二月的霜雪,馬上不快地沉聲反駁:「他並沒有謀奪我的王位,這王位本來就該是他的!」

「三皇子,難道您想包庇這逆賊竊位之事嗎!?」

「他並沒有竊位!」李臥炎怒火盈胸。

「您為何如此堅持!?」宰相不解地歪著首,皇族中人的本性不是都愛爭權奪利嗎!?怎麼這個李臥炎遇上這種難得的機會可以毫不費吹灰之力登頂,卻是一點都無動於衷!?

「我只知道真相是這樣!」李臥炎不肯讓步地低聲怒吼著,面帶慍色的他將右手握緊,在準備拔劍之時卻被水無情伸手制住,於是猶疑地回頭,「皇上!?」

水無情走上前來,負手淡聲道:「既然你們堅持如此,那麼,朕便立即讓位。」此話一出,在場的人全都震驚且詫異地瞪大了雙眼,這個效果當下讓水無情感到很滿意地扯唇笑了,於是再次抬眸望了眾人一眼,最後再補上了一句話:「不過,在朕退位之前......」

「什麼?」眾人屏息以待地聽著,但見水無情笑了笑,伸手自宰相手裡接過了那只詔書,而後才微微地蠕動著薄唇、當場擲下了一句令人震駭的話。

「這詔書是青青自朕的御書房裡偷來的,不過,既然青青已被殺害,那麼這偷竊詔書之罪......宰相大人,您應該擔得起吧!?」語畢,冷銳的眼神當下掃了眾人一圈,接著再聽眾人那不約而同的倒抽一口氣的驚詫聲響,水無情忍不住唇畔的微笑。

「這個......」沈副將與方堃互看一眼,沒敢再接話。

「來人!」水無情不怒而威的表情讓眾人為之一凜,「這擅進御書房之罪、竊物之刑,身為匡扶君王的宰相大人竟然意圖不軌......給朕拖下去!」

「......你、你敢!?你的身份已經不再是九五至尊了,所以你不能這麼做......」宰相顫聲地抬頭,不意卻望見水無情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看,恐懼立即自心底緩慢爬起,他的大業還未完成,怎麼可以死在這裡!?

「朕當然敢!等你伏法,朕自然會將王位歸還。」說著,水無情立即轉頭朝沈副將與方堃喝斥:「押下去!」

「是。」

宰相震驚地看著沈副將與方堃兩人持刀朝他逼近,「你們......咱們不是說好了,你們是站在本相這一邊的嗎!?你們......別過來──」救救他啊!

「不......不......」

水無情冷然地看著此情況,一邊說著:「宰相,沒有任何人會永遠站在誰那一邊的,這一點你難道還不明白嗎!?在權力與欲望面前,只有屈服妥協,而沒有人情義理的存在。」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