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時刻。

和安子剛坐在那家熟悉的咖啡店裡的徐若思一臉的深思,對面的安子剛則是滿臉的懷疑。
「喂...你說...」頓下了話尾,一個抬眼的安子剛望著徐若思聞言後回眸瞥了他一眼,「你的夢境裡頭的那個被殺的少年的脖子上有黑痣!?」聽了徐若思先前所說的話之後的安子剛如陷五里霧之中。

「是啊...那時我雖然沒有真正看清楚黑暗中他們的臉和表情,但是我就是知道那少年的脖子上有痣...」與安子剛說完了夢境的經過,徐若思呼了口氣,肯定道。

他記得一清二楚的。
就因為他深深覺得這件事必須趕緊告訴安子剛,所以他才去警局找他,然後他就拉著他到這家常來的店裡坐下來討論了半天。

而且,這件事應該與命案有某種關連。

安子剛看著徐若思抿唇向他確定的神情不像是在說謊,自己也正在消化剛才得到這個消息,只是忽然間一個思及了命案的死者似乎在脖頸上也有一枚的黑痣...。

安子剛瞬間震懾,那種訝然的表情讓徐若思注意到了,輕問:「怎麼了?」

撫著下頷思考著的安子剛狐疑地皺緊眉頭,接下了徐若思的疑問後,戰戰兢兢地輕聲:「那就巧了!不瞞你說,其實這件命案的死者的脖子上竟然也有一顆黑痣...」倏然抬眼的他的眼底帶著抹震驚與不可思議,那張口欲言卻又不知該如何說起的怪異神情似乎與徐若思發現這一點時的懷疑是一樣的。

聽完安子剛的發言之後,抿唇卻一臉平靜的徐若思讓安子剛覺得他未免太過於冷靜了,而正以奇怪的眼神盯住他,渾然不覺得徐若思的心頭正因為這個莫名的巧合而發著冷顫、脊椎泛涼,愈來愈覺得他好像掉入某個陷阱裡頭了卻毫不知情。

”徐若思目前所住的屋子一定有問題。”

安子剛與徐若思面面相覷,雙雙沉默著、腦袋卻又想著同樣的事。

「喂...」憂心他的安危的安子剛忽然打破沉默而開口了,那凝重的語氣使得徐若思瞥向他。

「什麼?」

「你要不要...」囁嚅著,安子剛抓著頭,有點不太好意思同徐若思提這個建議,但是他實在很擔心他,「要不要到我家跟我擠一下!?」望了眼徐若思聞言後的驚愕,安子剛急忙澄清,「我沒有惡意啦!只是...我想你不太適合再繼續住在那個地方了...」焦急地赧顏。

看著安子剛那著急而口齒不清的好笑模樣,徐若思微露出一抹自他搬到這兒之後的第一抹出於真心的淺笑,「拜託...我已經不是三歲小孩了啦!不用擔心我啦!」垂著常常的眼睫掩住眼底那掠過的一抹笑意,因為安子剛的話而忍不住甜笑地揚起唇角來了,那如花的清雅笑顏有如花上的晨露般清新,讓安子剛微微失了神。

「...」先頓了一會兒的安子剛漸漸回神,「但是...你...」真的沒問題嗎!?

盯著徐若思的微笑、安子剛這麼想著,眼角卻瞥見徐若思似乎是想起什麼事情來地一個愣住了,然後下一秒便伸出手來掏著自己的衣袋,在他面前拿出一張紙,緊接著抬眸瞅著他,「對了!還有這個必須交給你看一下...」

安子剛十分疑惑地接過來一瞧,竟是一張醫院的診療單子,上頭署名了持單人還有醫生寫的病因,安子剛睜眼。
「這是...?」捏著單子發問的安子剛看見徐若思露出一抹肯定。

「這是我在房東的家裡頭撿到他的診療單...」

看完了單子上所有的文字後,他動手握緊了那張診斷單,「...以我辦案的直覺看來,這個楊立風必定與這個案件脫不了關係...」安子剛斬釘截鐵地說,臉色深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