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0549881927.jpg

待沈副將與方堃將宰相押下,水無情跟著一個轉身閉眼,逃避著李臥炎,不願意與他面對面,一邊掙扎著該怎麼開口,只是他無力了許久,終究還是得狠下心來,裝做看不見自己的心傷,故做不在意地說:「接下來就只剩下你與我的問題了,臥炎......」

李臥炎聽著水無情不再以『朕』自稱,心頭忍不住一個焦躁起來,難道他真的打算把王位讓予他嗎!?開什麼玩笑......

他為什麼連這一點都要聽他的!?當初他隨意地擾亂了他的人生,害得他為此痛苦不已,而現在當他再次因為他的關係而跳脫出當年的死結之後,他就這麼打算草草地結束他們之間的所有羈絆嗎!?

他不准!他這次絕對不要再重蹈覆轍了!

沒聽見身後有任何動靜的水無情的心在當下受了傷,原來李臥炎真的一點都不在意他,就連這次分別之後,可能永遠不會再見也無動於衷;因此,他背著李臥炎擠出一抹悽慘的苦笑,心頭就像是被利刃一刀劃過般的疼痛,神情看來既哀傷又絕望。

也罷,這個事實是他本來就知道的,不是嗎!?當一個人的心慢慢死去的時候,是否就是現在這種感覺!?

他什麼都不要了。

水無情的神態已然麻木,再也擠不出一絲表情的他一臉漠然地伸手拾起那被丟擲在地的詔書,一邊喃喃自語:「......等會兒跟我上御書房,我會將讓位的詔書擬好再交給你。」

「這真的是你想要的嗎!?」聽見水無情說得一派絕情,毫不考慮的模樣,李臥炎終於冷下了一張臉,怒火隱於胸口,只待被人引爆;只可惜水無情不明白,依舊往他的死處踏踩著。

「什麼?」

「我說,這真的是你所想要的嗎!?」踩著憤怒的步伐踱近水無情的李臥炎此時正氣怒盈胸地朝著水無情厲聲地吼叫著,因為他的反應出乎水無情的意料之外,當下震回了水無情的神志。

「......你是什麼意思!?」他到底在生氣什麼......

「你為什麼老是這樣!?耍弄我真的這麼有趣嗎!?」此刻的水無情要比當年的他還要更加可恨!

被狂怒的李臥炎大力地握緊了雙肩,跟著一陣猛搖起來的水無情只覺得眼前一陣星火亂轉、天昏地暗:「你、你做什麼......」他好暈,「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這個人!」見水無情仍舊一派無辜不解的樣子,李臥炎忍不住氣得雙頰漲紅,一邊咬牙切齒,「你以為你現在把王位讓給我,我就會高興嗎!?水無情,你這個人──」

「這個位子本來就是你的。」撫著額的水無情冷冷地將詔書塞回李臥炎的懷裡,逼迫他承認這個事實,說:「當年我只是取代你,暫時坐上這個位置而已。現在你既然已經回都了,剛好這件陳年舊事情又被攤出來,那麼不就正好嗎......」

「所以你就想將王位還給我嗎!?」李臥炎沉聲怒吼,冷不防地將懷裡的詔書摔在地上,瞪著水無情詫異的表情:「我才不要什麼王位!如果你不在這個位子上......」他忿忿地咬牙,未完的話瞬間在他轉頭之後,當場化成了一串低聲的咒罵,看得水無情詫異不已。

「你......反正是誰坐在這個位子上,你應該無所謂。」垂著眸子,水無情細聲喃喃。

「跟那個沒有關係!」李臥炎氣怒地回嘴,那忿忿不平的模樣教水無情一頭霧水。

「以前的事情......難道你不怪罪我了嗎!?」

「那些事情有什麼好記得的!?」李臥炎啐了聲。

「我不想再為了你,去坐在那個位子上。」那會讓他感到痛苦。無法以平常人的身分去愛他,是他最不想要的!即便他坐上了王位,如果不能愛他,他也不希罕那個位子。

李臥炎雙眸炯炯,壓抑著心底堆積的嫉妒:「如果是青青呢!?你一定相當樂意是吧!?」

「你在說些什麼!?青青已死,何況我待他有如兄弟一般......」水無情訝異地看著他撇過頭,掩飾起頰上不甚自然的紅暈;他這是什麼反應!?是他看錯了嗎......?

「但他愛上了你。為了你,他不惜讓你誤解他是背叛者......」青青看水無情的眼神,他懂得!那是一種戀慕的眼神,而他的眼神卻教他暗自嫉妒不已,他實在好痛恨自己的膽小與無法隨心我欲地接觸水無情,但是青青卻可以伴在他身邊。

「你都知道了!?」水無情瞪眸。

「......這詔書既不是你主動拿出來的話,那麼最有可能的人便是他了。」李臥炎抿唇。

水無情忍不住閉眼地輕聲嘆息,「......他永遠都是我最親愛的小弟。」

「......那我呢!?」

「什麼!?」突如其來的問句教水無情一時訝然地抬頭,正好瞥見李臥炎在話落之後露出的一臉僵硬與不自在。

「......那我呢!?我對你來說到底算什麼!?」他逼迫自己瞅著水無情,看著他在自己話畢之後,臉上露出一抹充滿驚詫與疑問的表情。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