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驚愕的情緒給擄獲住的南天昭並沒有繼續把話說下去,因為李翔麟貿然的出現,突然感到腦中一片空白的他,只發覺李翔麟那張熟悉的俊臉不斷地在他的腦海底放大。

 

「......」無語地覷著李翔麟那抹朝他拋來的怒視眼神,南天昭這才驚覺自己究竟在做些什麼。只是,就算他今日不這麼做,最後他還是會了想法子拿回自己那塊鳳玉而乖乖地自動走入嬤嬤為他設下的陷阱裡的。

 

嚴格說來,他今日會坐在這裡任眾男客們用雙眼與思考意淫,全都是他自己和命運所造成的。

 

他不是原本就喜歡這樣的......

 

略微委屈的眸子裡,悄悄地漫上了一層薄薄水霧,南天昭驀然地垂下眼睫,避開與李翔麟的對視目光。

 

他已經跟李翔麟說過了,他現在只是個身份低賤的下人,萬般事都由不得自己。只是他卻是忽略了,自己如果真的不願意,他也能挺身而出跟命運作對的,只看他有沒有這樣的勇氣而已。

 

然而,南天昭卻是選擇屈就自己。

 

李翔麟發覺了鳳雛那閃避自己的目光,於是怒上加怒,無法言喻的怒火狂猛地燃燒著他的理智,讓他一時間怒火中燒,忘記了自己其實並非是鳳雛的什麼人。

 

這時,嬤嬤在臺上說出最低標之後,眼看著臺下的眾人們立即奮力地端出自己的所有,只為了贏回一場面子與美人,男人們那互相競爭的氣勢使得李翔麟愈看愈氣。

 

難道他就這麼希望被眾人爭奪的感覺是嗎!?那麼他就偏偏不如他的意!

 

打定了主意,李翔麟頓時氣得分不清是非,雖然他面無表情,但是由他那雙閃亮晶爍的眼底便可得知他現在是氣得完全失去了平時的溫文神態。

 

他朝著臺上的嬤嬤招招手,嬤嬤在看見站在人群之後的李翔麟,趕忙笑著一張臉,回頭交代了一旁的小倌幾句,再緩慢地自臺上走下來,「哎呀,這不是王爺嗎......」

 

「嬤嬤,杜鵑的首夜由我買下了,妳這就可以回去宣佈得標者,但是不要讓人知道得標的人就是我。」

 

沒料到李翔麟招她下來竟然是為了這件事,嬤嬤當場瞪大了眼:「咦?您......您要買下杜鵑!?難道是飛鳳他......」

 

「快去。」李翔麟面冷地說。

 

嬤嬤面有難色地支吾起來,「可是......王爺啊......」

 

李翔麟威脅地瞪住她:「妳去是不去!?」

 

這尊大佛她可得罪不起,「好、好吧......」嬤嬤嘟嚷著,轉身走回臺上,接著宣佈了得標者的暱名。

 

最後,南天昭被身邊的小倌們請下了臺,而臺下的男客們感到一陣不甘,又開始吵鬧了起來,這時,嬤嬤只好出來滅滅這場因為杜鵑而生出的大火。

 

哎哎,真是生意難做啊......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