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被眾小倌們地領進了一間房裡,南天昭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心底卻是一片的侷促不安。

 

在被扶下臺的同時間,嬤嬤只吩咐了小倌們把他帶進後頭等待,並沒有告知他究竟是誰摘得了標;一旦想到等會兒可能要與得標的客人做那種親暱之事,光這一點就讓他頓時心神不寧。

 

不是不清楚等會兒可能會發生什麼事,畢竟他在瓊玉樓裡也待了不少時間,身邊接觸的除了紅牌不然就是上門買一夜的男客,早已見慣了,只是他實在是很難想像自己與一個陌生人發生肌膚之親的行為。

 

他無法接受,但是又不得不接受。因為他的那塊鳳玉還被扣留在嬤嬤的手上。

 

愈想愈是心情慌亂的南天昭,打算在對方還未進門之前,正要坐到桌邊的椅子上暫時休憩之際,忽然聽見房門的門板被人推開的聲音,讓他瞬間像是被什麼嚇到般地猛然立起身來。

 

待他一個回頭,一張不在他意料之內的臉龐立即出現在南天昭的眼前。

 

「......你──」

 

將門輕輕地闔上之後,李翔麟沉下一張俊臉,回身地冷聲質問道:「你為什麼要騙我!?」

 

「......你說什麼?」南天昭在震驚之餘發出一句疑問,但見李翔麟朝他步步近逼,不由得讓他感到一陣的心虛。

 

「鳳雛......」低低地輕聲呼喚著,末了,李翔麟突然間變了臉,「還是......南天昭!?」

 

南天昭頓時瞪大了雙眸。

 

原來,他已經知道一切了是嗎......

 

「為什麼是你──」

 

「我是從嬤嬤那裡買得你的初夜權。」冷睇著南天昭臉上的苦笑,李翔麟難過地沉聲問著:「你為什麼騙我說你叫鳳雛!?難道我不值得你對我說真話嗎!?」

 

見李翔麟面露一抹失落,南天昭馬上艱澀地扯起唇來,心頭像是被大石壓住般地喘不過氣來,接著才緩慢地搖搖頭,聲如蚊蚋地喃喃:「不是的......」

 

李翔麟對著南天昭忿怒地悶吼著,慍怒的神情清楚地映入了南天昭的眼底,頓時讓他無所適從地僵在原地:「那你說啊!告訴我為什麼!?」

 

「我......」

 

「難道你就這麼喜歡作賤自己嗎!?」李翔麟登時怒吼著拍桌,讓南天昭一時無法反駁。

 

面露哀傷地垂著眼睫,南天昭自喉嚨底部擠出澀然的聲音:「不是......」如果不是為了取回他重要的玉珮,他何須做此犧牲呢!?只可惜像李翔麟這種身份是無法設身處地地去理解他的。

 

沒有錯過他臉上的神情,李翔麟的火氣頓時稍微小了一些,只不過他在當下忽然轉過身去,並且仰頭深深吸著氣。

 

「鳳雛......我還是喜歡用這個名字叫你。」喃喃自語著,李翔麟立即轉回身來,攏眉地問:「你到底為什麼要出賣你自己!?你有困難的話,可以跟我談談啊......」

 

「......我......」

 

「鳳雛,我真的想幫你,只是這樣。」不願再見到南天昭那張顯得為難的神情,李翔麟莫可奈何地撫額低喃。

 

南天昭咬咬唇,沉默;李翔麟耐不住性子,於是走到他面前握住他的肩膀搖晃,咬牙道:「你這麼做總該有個原因吧!?你不是很討厭被男人碰嗎!?」

 

「......」

 

「鳳雛!」

 

「......我只是要贖回我的玉珮而已。」

 

「你說什麼?」李翔麟沒有聽懂。

 

「我的玉珮還被扣在嬤嬤手上......她說如果我能夠用初夜交換的話,她可以把玉珮還給我。」

 

聽畢之後,李翔麟頓時鬆了一口氣地閉上眼;當他再度睜開眼眸的時候,語氣中夾了一絲確認的訊息:「你只是想取回那塊玉珮嗎!?是什麼樣的玉珮這樣重要!?」

 

「那玉是我娘留下來的。」

 

「你就為了那塊玉出賣了你自己!?」李翔麟頓時感到很沒力。

 

南天昭忿忿地抬眸,冷聲:「不然呢!?像你這種身份哪裡會知道我的狀況有多不堪!?」語畢,李翔麟頓時無語地望住他,「我的身邊什麼都沒有......」

 

「你還有我。」

 

南天昭搖頭:「不......」以沒有認出他是誰的李翔麟目前的立場來看,他不過就是一個與他萍水相逢、算不上是熟識的人。

 

李翔麟霸道地用兩手捧起南天昭的臉蛋,神情再認真不過地強調道:「我說是就是。而且,我會帶你離開這裡的!」

 

南天昭不語地瞅著他。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