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王爺,麻煩你把威遠將軍嫁給我吧!」裝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樣,馬芸芸坐在錦王府邸招呼客人用的大廳裡頭的椅子、正自纖手緊緊捧住的那杯熱茶上頭抬起眸子來,笑看著殿上的錦王與王妃,最後發出這句謎樣的肯定句,害得立在她身後的綠兒當場沒轍地伸手撐住額角。

她家小姐......根本是弄錯角色了吧!?

孰料,乍聽這個要求的錦王也很沒形象地當場發出『噗』地一聲,還將適才才啜飲自口中的茶水全數噴了出去,惹得坐在他身旁、一身錦衣的眉小鈴滿面詫異地回眸來,趕緊掏出帕子替自己的夫君擦拭唇角。

「王爺,為什麼你連喝個茶都像個孩子一樣啊?」負責善後的眉小鈴因此忍不住搖頭歎氣。

錦王忍不住唇角抽搐,先是瞄了眉小鈴一眼後,以抖顫的手指指著下方一臉笑容燦爛的馬芸芸,怪叫道:「也不想想是誰讓她說出那種話來的!?」

無言地轉頭瞄了眼椅上的好友正綻出一抹堪稱愉快的笑臉,口中還說著那種勁爆的話,眉小鈴忽然覺得她的頭有點疼,張口便發出一串無奈的歎息:「......芸芸,威遠將軍不是女子,他要怎麼嫁給妳!?」她其實是識得芸芸口中的那位威遠將軍的,因為他們成親的時候,威遠將軍有前來祝賀,而且據王爺所說,威遠將軍是他的私交好友。

被這個問句給問倒的馬芸芸一陣搔首,不好意思地微笑道:「......對喔!我說反了,我是要拜託錦王讓那個威遠將軍答應娶我啦!」

對於自家小姐那厚臉皮的發言,綠兒已經自動當作沒聽見、無言地掩上臉了。

「......」跟綠兒一樣,顯然不太想再聽些無意義發言的錦王翻了翻白眼,繼續喝著由小鈴親手給他泡的茶;反而是眉小鈴捺不住好奇心,對著馬芸芸開口問出她的疑惑。

「芸芸,為什麼妳要拜託王爺這種事?」

「啊......我......」被眉小鈴疑問的目光給盯得頗不自在,馬芸芸於是臉紅了起來,支吾了半晌還在原地打轉。

望著馬芸芸那副扭捏樣,眉小鈴終於懂了,於是露出了一抹微笑:「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隨即轉向她的王爺夫君,綻出淺笑:「王爺,你能不能想個辦法來幫幫芸芸?」

錦王瞟了眼也正把眸光挪過來、試圖探問的馬芸芸,再轉頭看看滿面帶著一抹希冀的眉小鈴,立即哼了聲,嚴肅道:「......這忙恕本王無法幫。」

「啊?為什麼?」眉小鈴訝異地問。

「為什麼!?」馬芸芸瞪眼,失望地大叫;錦王爺跟那威遠將軍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嗎!?為什麼不能幫她!?

「本王沒法子左右一個人的心,何況那個人還是本王的好友。他要娶誰本王不能干涉。」錦王冷哼,在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就沉默了起來,反而是眉小鈴見馬芸芸哭喪著臉、氣氛有點尷尬而出聲打圓場來了。

「沒關係的,芸芸,我們再替妳想想別的辦法......」陪著笑,眉小鈴有點愛莫能助。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