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內的氣氛又變得怪異起來。

不過,這次是因為徐若思與安子剛提起了他的房東的諸多怪異的行為與表情,更提出了他在房東的家中撿拾到的一張診療單而沉思。
結果他拿著徐若思交給他的那張診療單回到派出所裡和小三討論了半天,他們預設了一些事情的許多推演論,最後的結果卻是令人心驚不已。

根據徐若思的說法和一連串發生的事件來推,這個名為”楊立風”的男子必定與這樁命案脫不了關係...。

還記得徐若思曾經說過他剛搬到現在的居處不久的某天,也就是命案當天的前幾天碰上了剛要下樓倒垃圾的房東,他隻手拎著一包可疑的塑膠袋,恰好地碰見了自外頭看病回來的徐若思...。

然後,是徐若思半夜裡夢見的殺人案。
根據他的說法是自從他住進那棟公寓的三樓之後便一直夢見重覆的夢境。

安子剛鎖著眉頭沉吟著,眼神帶著不解的情緒,看來這個楊立風似乎是個嫌疑犯。

「隊長?」小三瞥了眼思考中的安子剛,叫了一聲,那句帶著小心的輕呼使得安子剛馬上回神來盯著他瞧,「你打算怎麼辦?」

皺了皺眉的安子剛聞言之後便仰起首來轉著眼珠打算著,其實他現在也滿困惑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比較好,而且他擔心和楊立風住在上、下樓層的徐若思的人身安全,忍不住地煩悶著。

「既然楊立風是嫌疑犯,那要不要派人盯住他?」小三建議。

安子剛想了想,小三說的話不無道理,於是點頭同意:「好吧!就叫兩個人先盯住他好了...」然後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事地一個瞪眼,匆忙地再度補上一句,「哦!對了,連徐若思也一起吧!」

小三狐疑地轉回往外踱去、準備去傳達命令的身體,「為什麼連他也要?」

安子剛淡淡地抿著唇,接著撇頭,「他呀...呃...他也是關鍵人啦!」不過,安子剛這樣急於撇清的說詞反倒令小三再度面無表情地轉回身去,偷笑。

呵呵呵~~~~關切人家就坦白點嘛~!
從來沒見過隊長也有這麼可愛的時候...呵呵...

「喂?你聽見了嗎?」一直沒聽到小三應答的安子剛皺起眉來,不耐。

「知道啦!」小三語帶笑意,「我一定要他們先看緊你的小情人,哈哈...」

聞言的安子剛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赧著顏伸手粗暴地抓起桌上的公文夾就要往小三的後腦k去──
「有完沒完啊...」那被說中心聲的安子剛一陣老實不客氣地脹紅了頰,粗聲。

以眼角餘光偷瞄到安子剛正準備拿起兇器謀殺他的時候,小三大笑了幾聲,然後便俐落地躲開了攻擊,「哎唷!隊長,我又沒說錯,喂~~喂~~...」檔案夾於是落在他腳邊。

「囉唆~!如果還有閒說些五四三的話,不如快點去執行任務!」安子剛惱羞成怒地大吼,沒好氣地說:「順便去問問那家醫院,調一下嫌疑犯的資料與身份...」

「知道嚕~~安大隊長!」小三微笑地離開了辦公室。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