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思在與安子剛商談過後,踏著小心翼翼的步伐回家,當他打開樓下大鐵門進入之後,沿著樓梯爬上了二樓,沒想到在樓梯間碰上了他的那位詭異的房東,楊立風。

他一臉微笑地站在自家門口,低首看著正跨步要爬上二樓樓梯面上的徐若思,招呼了一聲:「若思!我剛收到鄰居太太們送來的幾盤可口的菜,你還沒吃吧?」示意的眼神瞄了窗外逐漸黑去的天幕,輕語。

徐若思只好頓住了腳步,本來想當作沒聽見的他僵著笑、勉強地點點頭,在樓梯間的微暗空間下,他怎麼看都覺得房東臉上的笑很...奇怪。

可是既然人家都出口邀約了,不去好像有點沒道理...。

徐若思冒著冷汗輕想。

他現在很希望安子剛與他的推論不要成真,因為這個月的開銷已經透支了很多,現在有人願意提供免費的晚餐也不錯...。
雖然他不太想跟楊立風同處一個屋簷下,也覺得他家很可怕啦!...

「...呃,好、好吧!...」徐若思咬著牙、閉著雙眼,狠下心地就這樣答應了下來,根本沒考慮後果。

「那麼,請進吧...」楊立風揚揚唇角,笑得跟什麼似的開心,他站在門前側過身去,好讓徐若思進門。

不安地吞了吞口水的徐若思戰戰兢兢地踏上二樓樓梯,然後遲疑地看著楊立風臉龐上泛著的那抹似乎帶著預謀的輕笑,轉著眼珠子,跟著他走進了二樓,然後只聽得見”砰”地一聲,二樓的鐵門緩慢闔上。

二樓於黑暗中再度恢復駭人的寂靜。

當徐若思進入溫暖與明亮的室內,還是不禁讚嘆著一室的華奢,那麼得華美與燦爛,楊立風瞄了他訝異的神情一眼,接著走入廚房裡頭,倒過一盤菜餚在鍋子裡頭熱攪。
「你先坐一下,馬上就好了...」特意於抽油煙機發出的一串轟轟響聲中回頭的楊立風淡笑。

雖然聽的不甚清楚的徐若思根據他的唇語大概也能猜出他的意思,乖乖地待在原地等待,還沒進屋前的那抹不安通通消失了去,懷疑起先前他們是否是想了太多了。

楊立風雖然怪,但是的確是個好人啊...
他不僅把房子租給他,還很照顧他。
如果硬是要因為一紙診療單子或是碰巧在樓下遇上他拎著一袋與分屍命案相同的黑色塑膠袋就要定他為嫌疑犯的話,那楊立風就太可憐了!

或許他應該跟安子剛提一下這一點...

兀自沉吟之際的徐若思來到酒櫃前,看著一瓶一瓶的美酒出神,然後眼角隨著一瞄,就在櫃子的角落發現了一罐透明的圓罐子,裡頭的內容物教徐若思瞠大了雙眼、顫著手地捂住了想發出尖叫的雙唇。

那一罐渾濁的液體裡頭竟裝著一顆約拳頭大的...心臟!

被嚇得兩眼發直的徐若思直想嘔吐,紅了雙眼的他忍住腹中翻攪的胃液,閉起眼來,讓眼角的淚滑出眼眶,一股不適爬了上來,頓感頭暈目眩的他隨即蹲了下來。

那到底...是誰的...?

沒再多想的徐若思因為頭昏而雙眼冒著金星,隻手扶著牆面緩慢站起,他得把這件事告訴安子剛...告訴他!

廚房裡頭的煮菜聲依舊,客廳中的徐若思卻是一臉青白、作嘔,然後他連招呼一聲都沒打地逃離了現場...

這時,自廚房中探頭來的楊立風見自家大門隱約半闔著的樣子便忍不住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