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與人 +神之血

前天與昨日的<妖奇士>,唔......該怎麼說呢~=_=a  是個極具有衝突性的主題~

之前提及的西之者是日本分裂為北朝與南朝後,所製造出來的~(原本的皇族一分為二,後來發生鬥爭,當他們再合而為一之後,不甘的南朝偷偷留下了後裔,稱為"後南朝",而西之者就是自稱為後南朝的代表,與現今的幕府對立,目地是想要幕府垮台,將世界還給神的神之使者。)

他們利用了無辜的太作與其家人,讓他們變成妖夷,一舉破壞了當時還在進行的印旛沼工程,更讓阿托如心傷地召喚出異界與妖夷,大肆破壞了工程的進行;沒想到此時的神主大哥卻站到西之者那邊,說妖夷是神之鎧甲,而西之者可以操縱妖夷是因為西之者是流有神之血的天孫後裔,這才能令妖夷聽命。

但龍導卻認為不是如此,神既然遠離了人界,那為什麼妖夷還會出現在這世界上!?

這時候,南町奉行的女屬下竟將妖夷當成鎧甲,她說:『我到過異界,這才能夠擁有生出這些妖夷的力量,因為我是被異界選中的人,所以我也是神......』

但西之者卻說她是個仿冒品因為真正的神不是那樣,那頂多是揮舞妖夷的力量罷了,神與人是不一樣的。

龍導眾人愣住了,看著女人漸漸被妖夷吞噬,聽著女人淒慘的哀叫,女人最後流下了淚:『......為什麼會這樣......』

『如果要為了了解而去了解,那麼我寧可去異界!這樣就不用痛苦,也不需要想那麼多了......』阿托如難過地說。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人是無法獨自活下去的!』龍導這麼吶喊著。

 
龍導還是覺得必須消滅妖夷,因為他知道妖夷並不是神。
 
畢竟這裡是人的世界,而不是神的。
 
只是西之者一再防礙,有人更跳起了與宰藏的舞蹈相似、卻是鼓吹戰爭的天鈿女命神之舞,讓妖夷起而奮戰,龍導只好化身為駁龍,與妖夷打鬥,但是最後在勝了妖夷,變回人身之時出了差錯,被元閥接過西之者遞上的那把專門殺龍的天叢雲深深刺入體內。
 
這個其實是元閥的計策,因為他的漢神(名)>>元,是萬物初始之意,也因此,龍導恢復了正常,但他偽裝自己已死的模樣,與南町奉行一起行動。
 
元閥則是與西者一起回到前島聖天,打倒了宰藏與阿比,小笠原趁勢脫逃,西之者召喚出了巨大的蜈蚣,想利用阿托如打開異界,讓這妖夷附身到德川家新誕生的孩子身上,打算讓那孩子為禍國家。
 
沒想到小笠原竟與南町奉行一起回到原處,得知這都是元閥的計;龍導在場取出了眾人的漢神,眾人合力將西之者擊潰。
 
其實這世上並沒有所謂的神之血。即使有血緣,那也是已然淡薄了。因此,神與人,完全是不一樣的。
 
在神的面前,人類都是卑微而渺小的。
 
最後,阿托如來到異界,龍導也隨之而去,龍導說:我其實是膽小又懦弱的,但是如果妳留在我身邊的話,我便會更加強壯。
 
阿托如說這也是個不錯的理由。
 
我想~阿托如是想要尋找一個自己為何要生存於世的意義。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