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馬芸芸再次被人請入廳裡就坐之後,錦王與眉小鈴也在隨後不久回到了廳堂上頭,沒意外地發現了馬芸芸那張過度燦爛的笑臉正擺在他們眼前。

錦王皺了皺眉,瞥了身旁的愛妻一眼,知曉她夾在自己與好友之間很難做人,因此便將口氣放柔了點,但由馬芸芸當下聽來卻還是不失清冽,朝她望來的眸光射出一道冷芒,讓她有如身置寒冰之地。

馬芸芸收到了錦王的警告眸光,因而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陪笑起來,圓圓的臉蛋露出了可愛的小小酒窩,啟口甜喚:「錦王爺......」

錦王理都不理,只是以雙眼冷冷地盯著她,直到馬芸芸被凍得當場打了個顫之後,眉小鈴拋了枚要他克制點的眼神過來才稍微收斂了些,「妳還有什麼事?」口氣依然不太好的錦王哼了哼。

溜了溜一雙別有所圖的眼兒,馬芸芸不怕死地甜笑道:「我想請錦王爺你幫個小忙......」語畢,那帶著無窮希冀的眸光瞄向毫無防備的錦王,害得他一時間覺得好刺眼。

無奈地撇撇嘴的錦王翻著白眼,看在小鈴的面子上,捺著性子開口問了:「說來聽聽。」

馬芸芸忍不住嘿嘿笑了,圓臉兒泛上一抹可疑的紅:「我剛才在路上和綠兒討論過了,如果王爺可以告訴我威遠將軍喜歡些什麼東西,或是他有什麼興趣的話,那我就可以對症下藥,讓他答應娶我了。」喜孜孜地幻想著,錦王僅是一派冷笑地望住她。

這馬芸芸未免也太天真了,沒想到她竟然妄想以這種方法來得到應龍飛的注意,以他對應龍飛的瞭解,這馬芸芸應該很快會被列為他黑名單上的拒絕往來戶了......

瞟了眼馬芸芸正因為沉浸在自己的幻想裡頭而在面上露出一抹甜蜜的微笑;錦王不看好地推想著,只是他望著馬芸芸的表情有好半晌沒說話,而後卻在忽然間心念一動、立即揚高了唇角,接著很邪惡地笑了。

如果......讓應龍飛那老實的傢伙嘗點刺激的,這樣子似乎也不錯!?而且他還滿期待到時候被纏上的應龍飛會是何種表情、又要使什麼招數來避開馬芸芸的黏人糾纏!

呵呵,這樣子想來還真是有趣極了......

瞥著自家王爺夫君面上那抹堪稱邪佞的神情,眉小鈴忍不住皺了皺眉、有點憂心忡忡起來,於是伸手扯住錦王的衣袖,訝異地望著錦王回眸來,「王爺!?」

錦王勾揚起唇角,笑得不懷好意,他拿下她的纖手,「別擔心,妳不是要本王幫那女人嗎?本王這就按妳的意思來做。」微笑。

猶豫的眉小鈴把語尾拖得長長的,「可是......」她怎麼覺得王爺的表情......有一種很危險的味道呢!?

沒再理會眉小鈴的憂慮,錦王神秘地覷著馬芸芸笑道:「好吧!看在妳這麼誠心的份上,本王就告訴妳。」

馬芸芸聽了,雙眸瞬間一亮。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