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0549881927.jpg 

隻手撩過水無情那貼於鬢邊的烏長髮絲,李臥炎無語地一把摟住水無情那散著誘惑人的軟馥身子,接著一言不發地將整張臉埋進水無情的肩窩。

「臥炎!?」水無情疑惑地低喚了一聲,正想伸手推開他之際,那雙緊箍在他腰際的大掌卻驀然收緊,讓他與他的身軀緊緊相貼,忍不住為此一個低喘,「唔......你......」

「別離開、別離開......」

水無情無言地扯唇,伸臂環住李臥炎輕輕打顫的背脊,閉上了雙眸,「不會走,我不會走。因為你在這裡啊......」

「你......」聽見了他的承諾,李臥炎抬頭瞅著他,「真的?」

「真的。」水無情淡淡地扯唇微笑,嘲弄地噘起嘴來瞥著李臥炎:「誰叫我始終放不下你這個呆子呢......」

聞言的李臥炎忍不住縮緊了雙臂,激動地緊緊摟住了水無情的身子,最後嗄啞地說:「我想學他。如果你一直坐在王位上,那麼除了我之外,別人就無法順利地接近你了。」他這番類似賭氣的話竟教水無情的表情當場一愕,接著忍不住咯咯地笑了出來,笑得讓李臥炎感到十分的尷尬。

禁不住將雙手疊在他的臉上扯動的李臥炎略感難堪地漲紅了臉龐,低吼著:「別笑了!」他是說真的!

沒有掙開的意思,眼角因他的話而沁淚的水無情感到一絲溫暖因此悄然地滑過他的心房,「臥炎......」

回應他的是李臥炎傾身的一個大摟抱,而忍不住也伸手回應的水無情將纖手擱於李臥炎寬廣的背後,感覺一抹暖意逐漸爬上他的全身,當他一邊緩慢地閉上眼,同時也輕聲道:「臥炎,謝謝你。但我必須對你坦誠,那叛軍攻城之事──」

「......是你安排好的。」將水無情壓下,李臥炎一個不快地堵住了他的丹唇,輾轉熱烈地吸吮著,在順利地侵入了他柔軟的口腔之後,李臥炎報復性地咬了水無情的軟舌一口。

「你知道?」水無情低吟一句,望著在上方的李臥炎露出一臉不悅的閻王臉色,小心地問。

「你以為你能瞞我多久?光看你那副連敵軍攻城來了,表情卻一變也沒有的模樣,你說我會上當嗎!?」

「......你變聰明了,臥炎。」水無情訕笑著。

李臥炎悶聲道:「那也是你磨練出來的!」他差點就被他騙過了。

「是嗎?」

李臥炎一邊點著頭,一邊捧起水無情的臉蛋,然後慢慢地逼近他、與他相視,接著輕柔地吻上他的唇瓣,語意不清地喃喃著:「總之,不論你做什麼,我都會與你站在同一處,就算真有敵軍來襲,我也不會先棄你而去......」

「真的!?」水無情的一雙美目盼兮。

「真的。」當話尾落盡之時,兩人以熾熱的唇舌交相糾纏、相濡以沫,李臥炎的大掌滑溜地溜進水無情的衣結裡頭慢慢地撫摸,另隻大掌滑上胸前頂點,緩慢地揉搓起來,使得一向敏感的水無情忍不住弓起身,瞇著一雙眼兒直直喘息。

「......啊......啊......啊呀......」那無辜、迷濛的眼神底裡裝有更多的媚惑,水無情微啟著紅唇、不住地搖起腦袋,頭一次專注享受著被心愛的人所撫觸的舒適與愉悅,「臥、臥炎,那裡......唔啊......啊......」

李臥炎牙一張地咬鬆了水無情的衣結,露出他白皙粉嫩的胸膛,頂上適才被搓弄而紅得硬挺的尖頭正像二朵盛開的花般的誘人採拮,他忍不住低下頭來細細吸吮著,教水無情瞬間紅了頰,一邊急急地喘著氣;沒想到李臥炎的另一手竟趁機滑入衣物下襬,然後握住了那微昂起的硬挺,單手忽而徐緩、忽而驟快地輕輕撫弄,強烈而來的快感頓時激得他莫可奈何地一個撇首咬唇,自喉嚨底部發出了一串低沉的媚人嗚咽。

「唔啊......嗚嗚......唔......」眼神氤氳地咬著嫩唇的水無情當下紅了眼眶,隨著李臥炎的手上動作愈來愈快,他的呻吟聲也愈來愈急促,在兩人皆滿頭大汗的狀況下,水無情將自己的長臂攬上李臥炎的頸項上,接著將他一個拉下,讓兩人愉快與痛楚的火熱聲音在他們的耳際邊環繞不止。

「啊......嗚嗚......唔啊......」最後,隨著水無情的一聲低叫,他在李臥炎包覆著他的大掌裡頭盡情發洩,接著便感覺到李臥炎的指尖正淺淺地探入他的身後,「嗚嗚......唔......呼......」忍著指頭在竄入股間後的那抹不適,他禁不住地扭動著柔軟身驅,更加偎近了李臥炎,然後湊上他的耳廓上慢慢舔咬,就在他吹氣呼呼之時,李臥炎便將自己已灼然的硬挺挺進了水無情溼潤的小穴裡頭。

「嗚......」

「你......還好嗎?有沒有弄痛你?」李臥炎的額際冒著冷汗,一邊關切地望著身下的水無情正蹙緊了細眉。

水無情垂眼、咬唇地一個搖首,「沒、沒有......啊......」當體內被充滿的一剎那,快感與愉悅讓他一個情不自禁地仰起螓首,感覺自己倏然間被撐大的小穴裡流出一絲混濁的汁液。

水無情赧顏地微然張唇,那雙瞬間瞠大的水眸裡似乎可以漾出水滴來般的豔媚,兩手的柔荑更是緊緊環住李臥炎的脖頸,指甲在他的背後隔著衣料激靈一抓,當下只能隨著李臥炎的輕輕擺動而漸漸失神,令火熱充塞了他的全身與腦海,一路發出愉悅的低叫。

「嗚......啊......啊.......」

自水無情的眼眶滴下了顆顆透明淚珠,李臥炎見著了,忙不迭地低下頭去,不捨地輕然吻去了那滑過水無情頰畔的淚水,低聲安撫道:「怎麼了,很疼嗎!?」孰料,水無情只是搖著頭,淚水卻是愈落愈快,李臥炎頓時覺得有些窘迫,在停了動作之後便望著水無情那隻掩面的手,無言地等著他的下一句話。

「對不起......過去的我一直在傷害你......」哽泣著的他被李臥炎拉開了掩面的纖手,望著他的淚眼汪汪,知道水無情又為了舊事而傷懷,當下他忍不住逸出一聲歎息。

原來,水無情不是真正無情。過去的傷痕不是只有他忘不掉,最是無法忘懷的人也是水無情自己。

「別跟我說抱歉,我知道你並非是有意的......」歎息地將他一攬,帶入自己懷裡的李臥炎輕輕地閉上眼,溫柔地吻去了他所有的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