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0549881927.jpg 

傍晚的御書房一片燈火通明。

水無情正單披著一件外袍,休憩似地坐在座上,一邊垂眸,唇畔不時輕輕地扯笑著;李臥炎此時不在水無情的身邊,因此,偌大的書房內只有水無情一人。

他正在等一個人。

當初他讓禁軍副將沈之容與方堃一起在宰相的手底下共事,莫非是為了藉著這個宰相意圖謀反的難得機會,好將宰相在朝中的勢力連根鏟除,也想一併將王位讓予李臥炎的,但是沒想到就在計劃裡的最後一環出了差錯,李臥炎竟然跟他坦誠了他心底的真正想法,也因此讓他原本的計劃也就當下生變,結果到頭來他還是得繼續地坐在這個位置上。

唉......

其實,說他不惱是騙人騙己,但是如果是為了李臥炎,他可以失去他最想要的東西。

只要他在自己身邊就好。

淡淡地勾起唇,水無情於此刻回神之際,聽得門外一陣輕叩聲響,接著是李臥炎推門而入,見他端著一碗裝盛著不知何物的瓷碗靠近自己,他忍不住好奇地張眼:「臥炎,那是什麼?」

從容地踱到他身邊的李臥炎伸出一隻手來拉起他的手,接著將手裡的碗擱到他手上:「皇上,這是御醫交代要給您的藥湯,您得按時補補元氣。」

「......」水無情望了手裡的碗,一邊抬眼瞄著李臥炎;李臥炎察覺水無情的神色似乎有點不對勁,因而低頭與他對視,但是水無情並沒有開口,只朝他勾了勾手指。

「?」李臥炎於是彎腰靠近水無情,孰料竟被水無情無賴似地張口咬上耳廓,還在他的耳旁輕輕吹氣外加撂下威脅,驚得他忍不住將頸子一縮。

「你剛剛喊我什麼!?再說一次。」這根笨木頭真的不會看人臉色!

被水無情揪住衣襟的李臥炎立即瞪眼,老實地答:「我喊您皇上啊......」這哪裡有錯了!?

水無情登時不甘願地翻著白眼:「......你要不要換個稱呼?」這麼喊是沒錯啦......但是──在他們都有過那樣的親密關係了,而且現下也只有他們兩人,為什麼這根木頭偏要叫他『皇上』,而非是直呼他的名!?真是悶死他了......

「換個稱呼?」李臥炎疑惑地攏眉。皇上就是皇上,還要換成哪個稱呼?難不成換個稱呼會比較好聽嗎!?

瞅著李臥炎十分傷腦筋的模樣,水無情轉頭歎氣:「......我能不能收回我的承諾!?我看我還是把王位讓給你好了......」這不解風情的木頭已經沒救了。

李臥炎馬上大驚失色,當下快速地扳過水無情的臉龐,衝著他的門面就大吼:「不准!你說過不會離開的──」末了,還急得開始搖起水無情的肩,讓水無情登時再度體驗滿頭星星環繞的感覺。

「你別搖了......」

「那你就答應我!」

「你再搖,我就馬上就離開這裡。」今日天上的星星出現得好早。

「......!」李臥炎咬咬牙,暫時鬆開了手,表情透出一抹無奈,只能光著急地僵站著,本想伸手阻止水無情的動作,卻又礙於他的威脅而無法大方攔阻;最後,李臥炎這番手足無措的窘迫情況竟讓水無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水無情!」他又在耍他了嗎!?

「哈哈......」

李臥炎忿忿不平地瞪住他,終於忍不住傾身封住水無情微張的唇,惡狠狠地吻著:「你就老愛作弄我!」忿忿地低喃著,他似乎瞧見水無情揚唇淺笑了。

「我說你啊......」歎息著,水無情微微推開他,雙眼梭巡著李臥炎那副對著他既惱又怒的樣子失笑了,「誰叫你老是喊著『皇上』、『皇上』的,就連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還不知道要變通一下......」他喃喃碎唸著,說到後來還忍不住噘起嘴,以示不悅。

原來他是為了這事和他賭氣啊......

「來,你試試看喊我的名。」水無情笑得燦爛無比,誘哄著。

李臥炎當下赧顏了,嘴巴張了張,仍舊忍不住結巴:「......無、無......無......」

水無情忍不住望著他歎息,「只是要你喊名字而已,有這麼困難嗎?」喃喃著,他對上了李臥炎略帶歉疚的眼神之後,本想開口安撫他幾句的,沒想到卻在此時傳來一陣敲門聲,中斷了他們的談話,而李臥炎也隨之嚴肅起來,立即站往一旁。

他的反應讓水無情見了也只能一陣苦笑,於是召喚來者進門,而,李臥炎沒想到來者竟是方堃本人,於是他的本能就先啟動了。

他可沒忘記這個男人當初做了什麼事!

「你想做什麼?」李臥炎迅速地擋在水無情面情,長劍已半出鞘;水無情見狀,又忍不住失笑了。

「李將軍,您誤會了。」方堃一臉冷靜地望著兩人。

「臥炎,你先退下。朕等方堃等很久了......」安撫完李臥炎之後,水無情隨即轉頭:「方堃,事情處理得如何了?」

「一切遵照陛下指示,宰相業已伏法。」

「很好。對外就說他自覺愧對君王,於是自盡。」

「是。」

「那麼,你先下去吧!」遣退了方堃,水無情再度回眸:「臥炎。」

「你並沒有連誅宰相九族。」

「他們是無辜的,有罪的僅有宰相一人而已。」驀然起身的水無情低聲說著,輕輕旋身。

「......」李臥炎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無情。」

聞言的水無情渾身一顫,但卻未回頭,「......」

「我會成為保護你的劍。」李臥炎定定瞅著水無情的纖細背影,輕聲。

「......」水無情頓時垂眼,笑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