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南天昭走出了瓊玉樓的大門。

門外一片陽光普照,他忍不住瞇起眼瞳,抬頭仰望著即將日正中央的烈日,心情彷彿重生那樣的輕鬆。

自被飛鳳撿回了瓊玉樓裡安置之後,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日能夠脫離這兒。沒想到在這一天,他終於有這個機會離開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瓊玉樓;在此時,除卻了他心頭的慶幸,還有一絲迷惘自心頭緩慢升起。

在瓊玉樓的日子裡,他不必思考太多,只需要按著嬤嬤的吩咐來做事,他的衣食三餐自有樓裡的安排。而現在,不用再聽任安排的他頓時失去了依循的方向,讓他感到很是茫然。

現下已經脫離瓊玉樓的時間裡,他究竟該何去何從呢?

南天昭的心裡完全沒有一個底。

自與幼妹從南家出走之後,他便未再為自己的未來考慮過,當時的他只想到要將小妹照顧得安全無虞,但是在小妹猝逝後,他才有機會為自己的處境思考。

接下來,南天昭有些悵然若失,禁不住思考起自己的下一步。

就在這個時候,在樓裡就已經跟嬤嬤談妥替南天昭贖身之事的現任王爺李翔麟,神色從容地被迎出瓊玉樓的門口,就在他瞥見大門邊亭亭站立的那抹身影之後,忍不住淡淡地扯起唇角。

「鳳雛。」

輕聲而溫暖的呼喚聲使得南天昭驀然回神過來,抬起臉來望向聲音來源處,只見李翔麟綻出一抹微笑地覷著他,不知盯著他看了多久的時間。

南天昭頓時尷尬,本想開口,卻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待李翔麟發現他的怪異動作,忍不住又閉起嘴巴,沉默了。

李翔麟面露淺笑地朝他招手:「過來我這兒,鳳雛。」

「王爺......」四周投來的狐疑目光讓南天昭感到很為難,就在瞥了李翔麟一眼之後,才囁嚅道:「以您尊貴的身份,還是不要再跟我見面吧......」

李翔麟的面色頓時沉了下來,瞅著南天昭那張刻意拉開兩人距離的冷淡面龐,不語。

「這也是為了您好。」

過了一會兒,李翔麟才緩緩啟口:「鳳雛。」

聞聲的南天昭立即訝然地抬起瞳眸瞥了過去。

「你曾經同意過我們是朋友的。」

「但是......」他附和他只是他不想跟他爭辯這種小事而已......

「我也說過我會帶你離開這裡的。」

「你現在不就已經帶我離開了嗎?所以你不用擔心我......」

「鳳雛,讓我幫你吧。」李翔麟歎氣,暗歎南天昭的不合作:「在你還沒找到你想做的事情之前,你就先在我那裡落腳吧!」

南天昭皺眉:「我......」李翔麟已經幫助他很多了,他實在是不應該再給他負擔這種事情,他們......不過是萍水相逢而已。

見南天昭還在猶豫,李翔麟登時再道:「你安心,在這段時間裡,我不會讓你白吃白住的。」

「這樣好嗎......」收留他這個待過青樓的人......

靈機一動,李翔麟微笑地說:「我只是想幫飛鳳找個熟識的隨侍而已。」

聞言,心情並沒有更加明朗的南天昭微微黯著臉色,但是李翔麟卻沒有注意到,只在發覺這回南天昭沒有再拒絕自己的提議時候,馬上愉快地回頭去吩咐馬伕也讓南天昭一起上車。

也不曉得是什麼樣的原因,他就是想要鳳雛待在自己的身邊。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