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芸芸將長劍偷渡回房裡,然後要綠兒找了塊布巾將它包好,接著便拉著綠兒出了相府,為了避免引人注意,她們搭乘著轎輿又來到應龍飛將軍府邸的大門前。

待兩人下了轎,綠兒趕緊拉住了作勢要衝進別人府邸門口的馬芸芸,把她整個人拽往一邊不起眼的角落,表情很是懷疑地開口問了:「等等!小姐,妳拿著這把劍就是要到這裡來找應將軍嗎!?」

馬上翻了翻白眼的馬芸芸沒轍地歎了口氣,說到她家綠兒其實也不笨嘛,那為什麼她看不出來真相,而且還要找她問哩!?
「廢話!綠兒,不然妳以為我悄悄抱走了老爹的長劍是要自己把它供起來拜的嗎!?」

綠兒很無辜地抓首,瞟著馬芸芸連聲埋怨道:「妳又沒說......而且妳沒也告訴奴婢,妳為什麼要到這裡來的原因啊......」所以她才會問嘛!

聞言的馬芸芸開心地笑了:「因為錦王說了,應將軍很喜歡那些名劍之類的東西啊!而且我剛好想起來老爹好像有很多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嘛!」

聽到這兒的綠兒完全明白了,像是找著了自家小姐的辮子般,她微挑著細眉、斜瞄了眼正在臉紅的馬芸芸,沒力地搖頭:「所以才來借花獻佛喔?」

「是啊!」馬芸芸開懷地點頭。

望著自家小姐那副開心樣子的綠兒忍不住輕輕撫額、歎了一口氣,沒想到小姐的手腳與腦袋倒是動得很快嘛......馬上就知道還有這一招可以拿出來攏絡應將軍的心,跟她平時的迷糊真是差了個十萬八千里。

到底......小姐是聰明還是笨啊?她都快分不清了......

再度沒轍地歎口氣的綠兒還未回神之際便遭馬芸芸一手拖過,踏著愉快的步子來到了將軍府邸門口敲門了,「有人在嗎!?有人在嗎!?」

「外面是哪位啊?」聽著自府邸大門裡頭傳來一陣的疑問聲音,馬芸芸忽地微笑了,順便自動報上名。

「我是右相千金,馬芸芸。」

立在門前的門房聽了嚇了一跳,隨即為馬芸芸打開了大門,只見笑臉可掬的馬芸芸偕同了一名侍女站在將軍府門外頭,懷裡還抱著一樣被布巾包裹起來的不知名物事,兩個人此刻正望著他瞧。

「馬小姐......」門房訝異的眸光直掃馬芸芸,摸不清為何今日的將軍府竟來了個拜訪的嬌客。

「我是。」馬芸芸笑吟吟地頷首,「請問應將軍在裡頭嗎?」

「馬小姐要找將軍?」門房詫異,「可是將軍人現在不在府邸裡面......」

「咦?這樣啊......」乍聽應龍飛竟不在府邸裡的消息,馬芸芸有點失望地斂住了笑容,失落之情很明顯地掛在她那張圓圓的臉上,嘟嘴:「那麼......將軍上哪兒去了呢?」

「將軍一大早就面聖去了。」

「面聖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