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車輪聲轆轆地沿路響著,偶爾馬車的輪子壓到了地上的碎石,車身因而顛簸了一下,但是不影響坐在馬車裡的兩個人。

 

端著臉,南天昭坐在馬車的左方,略微低垂著螓首,避開了免不了要與對面的李翔鱗對看的視線,心情略感侷促的他並沒有抬起頭來或是開口說話的意思。

 

其實自李翔麟扶他上了馬車裡,他便一直思索著,為什麼李翔麟要為他做到如此地步的問題,因而無心去注意其他;反而是李翔麟自一上馬車之後,便拿著一雙專注的瞳眸緊盯著坐在面前的南天昭,偶爾像是想到了什麼地輕輕抿唇。

 

也許......李翔麟是真的拿他當朋友吧!

 

終究沒有想通原因為何的南天昭忽然抿嘴,在心底莫可奈何地下了這個粗糙的結論。

 

其實不管李翔麟本人是如何想的,他南天昭現在就只是個兩手空空的普通人而已,而且他身上應該沒有什麼讓人想要貪取的東西。

 

這麼一想,南天昭淡淡地鬆了一口氣,正巧抬起頭來之時,卻是發現了李翔麟那道朝他望來的專注眼光,於是略微赧顏地垂睫。

 

「......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不,沒有......」聽見疑問句,李翔麟馬上回神過來,輕輕地搖頭。

 

南天昭不解:「那麼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瞧?」

 

李翔麟瞥了他一眼,而後沉默了半晌,接著才說:「其實在我年紀尚幼的時候,我曾經有個世交的姨娘,她有個兒子。」

 

南天昭訝然地瞧著李翔麟。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笑著支吾起來的李翔麟,忍不住輕輕嘆息,見南天昭並沒有面露不耐,於是試著在潤潤唇之後,繼續說了下去:「我對你總是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鳳雛。」

 

南天昭心下一驚,但是表情不動聲色:「所以......你之所以幫助我,只是因為我像你那個世交姨娘的兒子?」

 

「也不完全是......」李翔麟望著南天昭神色有著一絲複雜,低喃著。

 

「......不然呢?」

 

「只是我覺得......你不應該待在那種地方。」李翔麟笑了笑。

 

南天昭微訝地盯著他。

 

李翔麟思索了一陣子,態度溫煦地說:「你身上的氣質看來不像是個苦命人,所以我想,你之所以會在瓊玉樓生活,可能有著我所不知道的理由。」

 

......他還是跟以前一樣。

 

望著李翔麟那張溫雅的笑臉,南天昭忍不住在心底歎息。

 

「既然你不是自願的,那麼快快離開那裡也不是不對......」

 

......任何人都不是自願地想要在命運的操弄下過日子的。

 

「你真的這樣覺得!?或許我只是想要騙取你的同情,或者是故意讓你誤會我。」

 

李翔麟斷然否定:「你不會的。」

 

「為什麼你這麼肯定!?」

 

「因為是你那雙透著一絲無奈的寂寞雙眼告訴我的。」覷著南天昭因為他的這句話而逃避似地撇過頭去,李翔麟替他更加地感到心疼。

 

「別擔心,鳳雛。有我在,你一切都不須擔憂......」

 

聞言的南天昭面上迅速閃過一抹詫異,最後沉默了。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