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著應龍飛的不敢置信,馬芸芸笑吟吟地回答了:「這是我爹私藏在武器庫裡的東西,將軍喜歡的話就太好了。」

「為什麼?」應龍飛詫問。

「因為這是約定之物。」馬芸芸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

「約定之物?」應龍飛一頭霧水了,「什麼約定之物?難道相爺有什麼事情要囑託我嗎!?」瞪眼。

馬芸芸卻是連連搖首,表情看來好像有點不悅,一邊噘嘴揚聲嚷著:「不是這樣的,將軍你猜錯了!」

不是這樣?
應龍飛的疑問於是在馬芸芸否認的此刻滿天飛了,「那究竟是什麼!?」

瞅著應龍飛疑惑滿頭的樣子,馬芸芸忍不住正色地對著他開口:「將軍,請你嫁......不,是娶我!」

......啊!?

被馬芸芸的話給嚇掉了下頷的應龍飛懷疑自己聽錯了,於是在瞪眸之後小心翼翼地開口問了:「妳說什麼!?」皺眉。

馬芸芸也很聽話地再說了一次,微笑道:「將軍,我剛才是說:“請你娶我!”」

而這一次,應龍飛非常確定自己沒有耳背聽錯了,他詫異地瞪著馬芸芸沒有反應,喃喃:「妳說的約定......就是這個?」

「是啊!」馬芸芸還是笑著,點頭;怎麼應將軍的臉色看來很奇怪啊!?難道她有說錯了什麼嗎......!?

終於弄懂了馬芸芸的意思,撇眸瞪著銀月美麗的劍身有一會兒的應龍飛滿頭冒著冷汗,隨即轉眸瞥向似乎不是在說笑的馬芸芸,馬上顧左右而言他,裝作十分訝異地發出一句疑問:「......妳說這是相爺私藏的!?那麼......」語尾立即隱沒在唇邊的應龍飛伸手將布巾再行包妥,然後起身遞回給馬芸芸,神色正經:「這麼貴重的禮,我不能收。」就是他不要這門約定。這總行了吧!?

馬芸芸當場沉了臉色,很失望地抬首望著他,「為什麼?將軍不是很喜歡這把銀月嗎!?」為什麼還要還給她啊?

「因為太貴重了。」應龍飛隨口敷衍著,瞅了馬芸芸失落的圓臉半晌才回頭,「請馬小姐這麼轉告相爺吧。」

「可是......這是我自己要拿來送給將軍的,和我爹無關啊!」馬芸芸訝道。

應龍飛感到頭痛,睇了眼馬芸芸哭喪著臉的模樣,他忍住很想把她丟出門去的衝動,所以隨意找了個藉口想打發她,「抱歉,我不能收。既然這銀月是馬小姐沒有告知相爺就取出來的,除非相爺親口答應把它送給我,不然我不能收......」

「這、這樣啊......」馬芸芸難過地咬著唇。

睞了眼馬芸芸抱著劍的無辜樣子,應龍飛制止自己心軟,在起身之後往門口走去:「如果馬小姐沒事了的話,我還有事要忙......」話落,走到廳門口的應龍飛喚來了管家吩咐。

「你送馬小姐一程。」

「是,將軍。」管家彎身答畢,送走了主子之後才回頭對著馬芸芸,說:「馬小姐,請您跟小人來吧......」

馬芸芸失望地垂著圓臉,淡淡應了聲:「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