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思匆忙地踏著急驟的腳步回到自家的大門前,神色慌亂地掏著鑰匙,急忙之間還差些把鑰匙丟擲到地上,等鑰匙重新回到他的掌中,然後一個毫不猶豫地動手打開大門進入屋裡。

他根本沒料到他的房東楊立風竟然在家中私藏著那種奇怪的東西──一顆活人的心臟!
心頭惶然不止地睜著仍然無法恢復平靜的眼眸,臉色滑過驚訝的駭異,聽著自己的心跳聲砰然作響於這個空間的徐若思頓感不安朝他襲擊而來。

幽暗的室內沒有開燈,徐若思驚跳地看著客廳的那扇窗外已然是黑幕低垂的時刻了,路燈一一點亮,行人頓減、車輛增多。

那顆心臟到底是誰的?

難道楊立風真的曾經殺害過人嗎?

還是說...那件分屍命案的真兇真如他與安子剛推論的,兇手就是他的房東─楊立風嗎!?

臉色夾著極度的害怕與懷疑的徐若思焦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在不開燈的屋內走來踱去的,皮鞋磨擦著地上的聲響讓他愈來愈不安,心頭很是無措。

應該是說,自他搬進這個屋子裡頭之後,一切便全都開始不對勁了...

先是碰上分屍案件,然後再與偵辦此案的安子剛相遇,途中遇上的奇異又詭譎到無法解釋的靈異事情,再來是發現了楊立風的過去...
而且...如果將這一整個遭遇串了起來,恍如是在隱約地告知他什麼事一樣的巧合。

徐若思惶惶然地想到這兒,更是驚覺了自己必須去做一些事...

思及此的他突然一個轉回身,不,不行!
他一定得把這個事情告訴安子剛不可...

咬著牙地再度打開大門的徐若思在他正要一腳踏出門外之時,卻突然看見一抹在黑暗的空氣中飄盪的白影子與他側身而過,正要穿越他家的牆壁,這個詭異情景使得他一個怔愣住地停在原地,然而那抹白影也似乎感覺有人正在看它地一個回頭──

白影子那沒有五官,而且脖頸上還有一道長長的可怕傷口正淌著鮮血,朝著徐若思那張青白交錯著面龐、咧著嘴笑了。

”屍...樓下...”那聲音淺淡地說著,奈何徐若思根本沒那心思去聽,他的魂早給它嚇得飛到天外。

「哇啊啊啊啊────鬼啊!────」

一邊尖叫著、極度駭異地掩臉跑開的徐若思想也不想地衝了下樓,結果腳步沒來得及煞住地一路踏空,一直撲跌到二樓的樓梯面為止,而整個人往後跌的結果是他撞暈了腦袋,最後便不醒人事地昏迷了過去...

聽聞吵鬧聲的各住戶聞聲出來察看,當然也包括了楊立風,他打開了自家大門探頭出來,聽得住戶們聲聲抱怨,只好好心地把暈倒在他家門前的徐若思抱起,於眾多怨責聲音把徐若思抱上三樓。

「真是的...吵什麼啊...」

「是啊!」

「這次又怎麼了啊?」

「沒事的...」楊立風在踏上三樓前回頭對著住戶們輕輕地笑了...

非常古怪的笑容...。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