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0549881927.jpg 

尾聲。

靠著出賣自己岳父,後來當上一國宰相的方堃仍舊追逐著至高無上的權力,在揭發自己岳丈謀奪王位的陰謀之後的第五年,他站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上,卻仍然不知滿足、食髓知味,野心勃勃的他被圍繞四周的謀臣們蠱惑,於是將目標轉向那個有如天一般高的君王之位,祕密進行著竊國竄位的陰謀。

君王之家多無情。

水無情收到密報,但卻按兵不動,他選擇隱而不發,就在逆賊準備好一切之際,他使了招『螳螂捕蟬』,順利擒住所有的逆賊,並且立即斬首示眾。

然而,這次的全盤勝利,並沒有讓水無情開懷。

只因在這一次擒補逆賊的行動裡頭,禁軍統領李臥炎為了保護他,因而失去了一隻眼睛,水無情曾要御醫為他診斷,但他傷眼之重,就連御醫也束手無策。

「臥炎。」坐在寢床畔的水無情低低地喚了一聲,立即就望見躺臥在床的男人微然地睜開了眼朝他看來,只有左眼仍舊纏在層層的布巾之下,無法得見天日。

「嗯?」李臥炎平靜地用單眼瞅著水無情,盯著他那張複雜的臉龐瞧了一會兒。

「你會......恨我嗎?」手指輕輕遊移在床上人的那隻看不見的傷眼上頭,水無情的嗓音中帶了絲哽咽。

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的話......

「不會。」

「是嗎......」

「相反的,我還很高興。」

「......」水無情訝然地張唇,回頭覷著李臥炎正握住他即將抽離的手,原本玉出口的問句忽然間鯁在喉頭,逼得他紅了眼眶,只能費力地擠出一絲聲音:「為什麼?」

李臥炎緩慢地笑了,單手撫上他的頰:「因為未來你必定不會離開我。」

聞言,水無情一時間震訝地瞪眸。

「怎麼了?」察覺到水無情有瞬間的沉默,李臥炎疑惑。

「臥炎......」在愣了半晌之後,水無情這才驚覺自己的淚意已然洶湧出眼角,最後只能難以自抑地伏在李臥炎身上悶著哭:「我永遠不會走......就算你趕我,我也不會走。」這個男人啊,是用他的性命在證明他愛他。

「......」李臥炎伸手輕輕撫著他的一頭烏髮,滿足地揚唇。

傳言這一任的君主,水無情一生中並無任何子嗣。

傳言由皇帝親封的東宮太子來自皇族遠親。

傳言水無情在年約四十歲時退位輔政,居住在後宮的朱雀閣內,身邊還伴著一名親信。

傳言東宮約以稚齡十六繼位。

但是,傳言終歸是傳言,真相已掩埋於無情流逝的歲月裡。

 

<全文完>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