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無情》

楔子

多年前,自水無情宣佈退位之後,他們便居住在後宮裡的朱雀閣,偶爾會給予目前繼位的新皇一點有關於政治上的意見,就這樣一路走過了許多日子。

朱雀閣位於中宮的南方,整座後宮以中宮的乾清殿為中心點,四方落有玄武殿、青龍居、白虎殿跟朱雀閣。

乾清殿是新皇的起居處、玄武殿是御書房、青龍居是新皇召見臣子們的地方、朱雀閣則是上一任皇帝水無情和其情人(被新皇尊為父皇,目前是太上皇身份)的居處。

水無情為何退位,其實眾人皆心知肚明。但是朝堂之上誰也沒敢吭個一聲。亦因為當年宰相與其女婿的叛亂事件在水無情快刀斷亂麻的處理之下,那份難得的魄力讓眾人們因此心生敬畏。

時間就這麼匆匆流逝,今年是水無情退位後的第五年。

這日夜裡涼風沁人心,眾多星子像是會說話似的掛在天際邊上閃閃爍爍,空氣裡悄悄融入了夏季特有的青草香味。

水無情無聊地坐在一張椅子上,桌邊擱了一壺好茶,在壺嘴冒出陣陣蒸騰熱氣、茶香也隨著時間一絲絲地逸入了空氣之中後,看書看得有些兩眼痠澀的水無情,忍不住將手中的書冊放下,改將目光挪到與內室相隔一道屏風的門外,低聲喃喃起來。

「這個李臥炎也不知道究竟是跑到哪兒去了......」時間都已經快要接近戌時了,卻還沒見到他的人影。

他是允過他可以在後宮裡四處走動沒有錯,但是今日他也不用一整天都跑得不見人影吧!?嘖......這根木頭的個性其實跟當年還是沒差多少嘛......

正喃喃埋怨著李臥炎的時候,沒意料地自門外走進一道頎長身影,待那道身影轉身走進內室裡頭之後,水無情才發現這個人便是晚歸的李臥炎。

「上皇,這麼晚了還在看書嗎?」踩著平穩的步伐靠近正坐在桌邊等人的水無情,在瞥了眼桌旁遭到冷落的書冊,李臥炎不自覺地勾起唇角,但卻沒有發現到對方在聽見他的問句之後所露出的怪異表情。

水無情登時不動聲色地開口:「臥炎,你剛上哪兒去了?」

「嗯?喔......我去了一趟皇上那兒。」

望著李臥炎穩重的笑容,水無情訝道:「玨兒會有什麼事需要找你的!?」

「......呃,是有一點事情......」瞥著水無情那雙探視的眸光挪了過來,李臥炎在怔愣之後,笑了。

「是什麼樣的事情讓他只找你不找我的?」水無情瞇眼。

李臥炎尷尬地笑了笑,在沉吟之後,勉為其難地開口說:「這個......上皇可能要親自去問一問皇上了,臣不能說。」

「......」水無情的眼神閃了閃,並未答話,當下讓李臥炎瞧見了,也只當他是因為他的不肯實說而暗自氣惱而已。

「......上皇,臣有不能說的原因......」正想出聲安撫一下水無情的情緒,沒想到他卻朝他勾了勾手指,「上皇?」

水無情笑得異常燦爛。但是這也代表他現在非常生氣。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