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燄無雙相認且解掉了彼此盤結在心底多年的心結之後,燄無雙便對燄無道說出了她當初為何會離開御風城的原因,當然也一併提起了自己身中寒毒、恰巧被龍瑜飛找去的燄無塵手中所持的烈燄丹給救回了一條命,但是單單略過了與龍擎的那一段的始末,當下讓燄無道聽得連眉頭都皺了起來。

「那個......爹,烈燄丹......」咬著下唇、表情帶了點不安的燄無雙偷偷抬眸覷向燄無道,見他沒有發怒的跡象,這才囁嚅地開口:「對不起。」

燄無道見燄無雙乖巧地道了歉、並且垂著螓首的樣子,忍不住歎了氣,這丫頭啊......就是老愛使這招讓他不得不認賠!

見燄無道把視線挪向姐姐,燄無塵連忙抱住燄無雙,用一種負責到底的口氣同面色略帶了一點詫異的燄無道說:「這件事我也有錯,爹!是我擅自把烈燄丹拿去救姐姐的。」語畢,燄無塵張著一雙大眼,表情好似在說『如果要責罰姐姐,不如連我一起罰了吧!』,讓燄無道當場哭笑不得。

笑的是燄無塵已經承認自己是他老爹了,哭的是燄無塵竟用自己來威脅他,不讓他對燄無雙不利。

怎麼說呢......這小子年紀小歸小,沒想到竟然擁有他當年的風範啊!這教他怎麼罰得下去呢......

傷腦筋的燄無道想畢,又望了這對姐弟一眼,終究還是低頭認輸了:「算了、算了!反正老祖宗只要我們御風城主代代保護這烈燄丹,又沒說不能使用。」

燄無塵聽了,驚喜地與燄無雙互望,藏不住話地揚聲道:「姐,沒想到老爹跟妳說的話是一樣的哎!他果然是我們的老爹!」反正只要姐姐最後不會被懲罰就好了。

「你唷!鬼靈精。」燄無雙伸手偷捏了燄無塵那張與她相似的臉頰一把,好笑地打趣著,接著再轉回頭來對著燄無道:「還有,爹啊,既然你已經回城了,那麼這城主的位置就交還給你了。」

「為什麼?」燄無道詫異道,「妳不是當城主當得好好的嗎!?」

「你不想坐回這位置嗎?我已經代你坐了好多年了!」燄無雙的雙眸危險地瞇了起來,立即搬出了燄無道對他們棄之不顧多年的罪惡感,說:「難道你還想讓我坐到成了一個老姑娘為止嗎!?況且先不說你欠娘的,光是你欠我和無塵的就不知道可以讓你贖罪多少年了,你還敢推!?」

「無雙丫頭......」燄無道忍不住苦笑,這丫頭真是像他像了個十成十,連同自己人算帳都算得這麼精!

「少來了,裝可憐這招對我是沒有用的。」燄無雙扠著腰瞪住燄無道那副想賴的嘴臉,轉而威脅道:「還是你想看我們跟你一樣在外遊盪個多年再回來呢!?」

「......」燄無道當場被堵得連一句話都沒得反抗,便默默成了待宰羔羊。

「這才是嘛!」燄無雙哼了聲,瞥見一旁被忽略很久的龍擎正訝異地瞅著她,似乎是沒想到她還有這一面而看傻了眼,讓發覺的燄無雙忍不住揚唇笑了;在假意地咳了聲,取得眾人的注意之後,她突然走過龍擎身邊把他往前推,然後笑咪咪地說:「爹,這是龍擎,您還記得我小時候定下的那樁娃娃親吧!?」

燄無道這才驚覺龍擎已經在旁邊待上了大半天沒人理會,直到女兒把沉默的他推上前來,他才於是注意到他:「你就是當年的那個──」

「是,燄城主。我就是當年的龍擎。」被燄無雙這麼一拱出來的龍擎顯得很彆扭,於是尷尬地朝著燄無道拱手招呼。

「所以,爹,既然約定的時間到了,那我就要嫁他!」燄無雙走上前出聲,她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僵硬住了。

「什麼!?」燄無道瞪眸,怎麼他才剛回來而已,女兒就嚷著要嫁人了!?

「姐......」燄無塵伸手抹臉,哪家的閨女會當著未來丈夫的面自己主動這麼說的啊!?

「呃!?」龍擎差點被自己的唾沫給噎到,回頭的他愕然地瞧著燄無雙那張認真微笑的美麗側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