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他們回來了!?」燄無道驚詫地自椅子上站起,神情不敢置信,於是回頭與梅大娘互看一眼後,這才對管家吩咐道:「快去開門迎接!」

「看樣子楚大夫是找到小姐了!」梅大娘喜道。

「是。」管家立即退了下去,與幾個家僕一同前去迎接現任的御風城城主燄無雙,等到燄無雙與燄無塵與一路上陪同這兩姐弟的龍擎來到待客的大廳之時,燄無雙見到眼前人的時候還愣在原地好久而無法動彈。

......真的是他!

龍擎抽空瞥了燄無雙那張奇怪的表情一眼,也不說話,只是安靜地退至一邊;燄無塵見姐姐瞪著廳上這個陌生的男人猛發呆,於是趕緊上前扯扯她的衣袖,並小聲地湊近她耳邊輕問:「姐姐,這位大叔是誰啊!?」

聞言的燄無雙當場僵住了,下一秒便緩慢地回頭瞟了燄無塵一眼,面色僵凝的卻仍舊不發一語,讓燄無塵十分好奇,但見雙胞姐姐那副怪模怪樣也不敢貿然地上前再問。

梅大娘見狀只好僵笑:「小、小姐,他就是妳爹......」糟了,小姐不說話又盯著人看的時候,就代表她要發脾氣了。

燄無雙抿緊了唇瓣,當場掙脫了燄無塵的手,踏著平穩的步伐走上前去,在梅大娘與燄無道冒著冷汗的時候,緩慢地抬起了一隻纖手──

下一秒,『啪』地一聲,清脆的聲響登時迴響在整個大廳內,眾人皆為燄無雙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而嚇了好大一跳,紛紛瞠目結舌到沒有半點反應;只有燄無雙在男人的頰上狠狠摑下的時候,自她的眼角滑出了積聚已久的淚珠。

「你......你終於肯回來了是嗎!?你到底把我們姐弟倆當成什麼了!?說來就來、說去就去的──」顫著聲的燄無雙咬著唇,淚花不斷地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滴落在地,無聲的聲響立即扯痛了在場的所有人的心尖。

「姐姐,妳別這樣,妳身子才剛好,不宜動氣啊......」燄無塵向前扯住燄無雙的手,一邊勸道、一邊用眼角瞄著眼前的男人,終於曉得他是誰了。

原來他就是拋棄他們姐弟多年的那個不負責任的爹!

因此,心底堆積的忿怒讓燄無塵忍不住抬眸瞪了燄無道一眼,「既然走了就不要再回來了!」

「無塵......」愣了一愣,他這才曉得原來眼前這個擁有與無雙ㄚ頭極為相似的面龐的少年就是他兒子,於是燄無道擠出一抹苦笑來。

「你不配叫我!」燄無塵氣得雙頰漲紅,想起姐姐是如何辛苦地將他養大,他們又是如何被外人欺凌嘲笑是沒爹沒娘的孩子那段,燄無塵的心火就難以消退。

「無塵,你退到一邊。」

「姐姐!」

「龍擎,麻煩你。」

收到燄無雙的眼神示意,龍擎連忙將還在氣怒上的燄無塵扯過,並且好言安撫:「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你也不想無雙再把這事擱在心頭上吧?」當他說畢,認為龍擎說的也有理的燄無塵於是瞬間安靜下來。

「無雙,是爹不好......」燄無道滿腹苦楚地笑著,哽咽:「當年妳娘去得太早,我一時無法接受......」

「就因為這樣拋棄了我們!?」燄無雙冷冷地問:「你有沒有替我們想過!?」

「我......」燄無道垂眸,萬般懊悔著:「是我的錯,無雙......但請妳諒解,妳娘是我這輩子唯一深愛的女人,當她永遠離開了我之後,是多麼令我痛不欲生,而我就是想過了我還有你們在,所以我才沒有也跟著她一起走。這種心情妳應該懂得......」一段傷心往事再度回憶之時卻已成了痛楚滿心,燄無道登時淚流滿襟,心痛與不捨在多年之後仍舊沒有減少的跡象,讓燄無雙聽見了,也只能默默地淌著淚。

「......當我被楚紫菀的話給打醒,我這才知道我忽略了你們太久了,儘管妳娘已經走了,但是我還有你們!我還有你們啊......」燄無道低頭嗄聲泣道。

燄無塵不甘地咬著下唇,一邊默默拭著眼角的淚、一邊讓龍擎拍拍他的髮頂,與梅大娘看著這對重逢的父女解開了心結。

「......爹......」燄無雙『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忍不住向前抱住燄無道,這個令她又愛又敬又怨的親爹,她好希望有日能夠再見他一面,現在她終究等到了他......

「無雙,對不起、對不起!爹對不起你們......」用力地摟住了多年沒見的女兒,燄無道感到失而復得的快樂與喜悅在心裡深深撞擊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