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1

哼,這李臥炎老是教不會!

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提醒過這愣呆子多少次了,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起碼不要喊敬稱一事,敢情這愣呆又給忘了嗎!?

看來他不好好地懲治他一下不行......

水無情一邊想一邊露出燦笑,伸手將李臥炎按坐在一旁,唇邊那抹綻放的淺淺笑意倒是教李臥炎因而怔了怔,有半晌竟看著他恍惚而去,而這個好機會便讓他逮著了,在一旁偷偷地做了點小動作。

「從玨兒那裡回來之後,你一定累了吧!?」

「臣還好......」不解水無情為何笑得那般動人心魄,李臥炎在被他出口的清脆嗓音喚回神之後,忍不住微微赧顏了。

「是嗎!?我怎麼覺得你的面色不是很好呢?」故作狐疑地湊近李臥炎,水無情憂慮地皺起眉來,心底卻是品嘗著他面上那抹因為他刻意的靠近而微緋的表情。

呵呵,這個愣呆子臉上出現過的的表情就屬這一張最為讓他滿意了。不過他可不會對本人這麼說......

「上......上皇......」李臥炎當下抓住了水無情那隻撫過他額上的纖手,頓時竟緊張得結巴了;一邊瞪著水無情那因疑問而歪首拋來的眼神,他就有點蠢蠢欲動。

是啊......雖然他們名義上是皇帝與屬臣沒有錯,但是他見過這個男人另外那些不為人知的一面。

不管是同他撒嬌或是耍賴、抑或是冷漠或是刻意媚惑的模樣......

都該死的讓他無法隨意抹滅而去!

水無情好奇地瞥著他,一雙清麗的瞳眸滴溜溜地轉著:「怎麼啦?」

李臥炎頓覺得口乾舌躁,還抓著水無情的那隻手驀然一鬆,像在掩飾什麼地迅速說道:「沒事......」

「這樣啊......」水無情的唇畔扯出一縷詭異的淡笑,接著抽回了剛剛被握住的纖手,當下轉回身去端來一杯茶水遞到李臥炎面前,說:「來,這是我讓人準備的人蔘茶,喝了之後你的臉色或許不會這麼差......」

抬眸望了望水無情那張微笑的面龐,李臥炎也沒有防他,就這麼聽話地全喝光了,最後才把杯子遞回給水無情,絲毫沒發覺對方的異樣。

不過,就在水無情放好杯子後,再度迴過身來的那一刻,那張總是顯得淡然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地繃著。

注意到這點的李臥炎奇怪地問:「您怎麼了?」

水無情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他們都做情人這麼多年了,李臥炎卻還是老樣子地挑戰他的認知,讓他沒一刻是對他瞭若指掌的,在愈想愈不甘之下,他板起臉來命令:「叫我無情!」

「上皇......?」被上一句的命令給嗆到,李臥炎驚訝地抬頭看著水無情似在慍怒地繃著臉。

......難道他又做錯什麼了嗎!?

瞪住李臥炎那張無辜的面龐,很無力地歎息過後,水無情沒轍地喃喃:「我說你啊......」為什麼這麼遲鈍?

「上──嗯?」見水無情不悅,本想站起身來走向他的李臥炎,忽然在挺直上半身之際感到一陣暈眩襲來,使得他站不住腳地又跌回椅子上,為此感到心驚與慌亂的他馬上抬頭望向水無情,「您也喝了那壺茶嗎!?」

水無情瞅著他著急的表情,沉默了。

「您快傳太醫,或許那壺茶裡有毒──」李臥炎忍著暈眩地從椅子上爬起,正欲轉頭去找救兵之時,卻被人由身後抱住。

「臥炎,別去。」

李臥炎驚訝地回頭望著水無情仍然一副端正樣地站著,似乎沒有異樣出現:「您沒事嗎!?我......」難道那刺客是針對自己來的!?

「你這個笨蛋!下毒的人可是我,難道你要我去找人來證明自己是兇手嗎!?」 沒好氣地說著,水無情成功地引回了李臥炎的注意力。

「你說什麼!?」他沒聽錯吧!?在茶裡下毒的人是──水無情自己!?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