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2

他知道水無情的心思一直是難以捉摸的,所以他其實也不太指望自己能夠懂得他一分一毫。

可是如今為什麼在他聽見他親口承認自己在他的茶水裡下毒之後,他還是會有驚愕的感覺產生呢!?

或許水無情天生就是個讓人難以預料的人物吧!所以就算他不懂他的心思也沒什麼好訝異或是自慚的。

很無奈地歎了一口氣,他默然地忍耐著身體上的不適,朝始作俑者回瞥了一眼,很認命地乾脆就不問原因了:「......您最近很無聊嗎?還是說您想要因為謀殺現任輔國大臣之罪而被逮去天牢裡坐一坐好打發時間呢!?」

水無情無言地收攏兩臂,頓了一會兒才開口:「......臥炎。」

「嗯?」

「我發覺你竟然會說笑話了。」水無情的語氣裡難得地帶了一絲驚訝。

李臥炎逸出一聲長長的無奈歎息:「那也是您教的。」

水無情無聲地勾了勾唇,滿意地瞇著一雙鳳眸:「還是現在的你比較好。」

「您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以前的你實在是很無趣又木頭。」水無情說著,面無表情地撇撇唇。

「......」這一次換李臥炎被他吐得無話可說,只能轉移話題:「您為什麼這麼做?」他不記得自己在進門之後的行為中,有哪裡惹毛了他這位上皇。

但是他也明白,依水無情那種傲嬌的皇室血統,自己能夠讓他看不對眼的事情應該有很多。

「你是真的不懂還是假的?」

「您覺得我懂嗎?」李臥炎當下擲回一句反問。

水無情馬上很不給面子地搖頭:「......一點也不。」不然他就不會在中招之後還如此悠哉地問他原因了。

「既然您知道又為何要問我?」

水無情無語地用眼角瞪著他:「......」好個李臥炎,他難得被堵到沒話可說!

「您要一直這樣下去嗎?再這樣下去會減低您的興致吧!?」

「什麼時候你竟然這麼會跟人談判了!?是誰教壞你的?」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李臥炎又歎氣了。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對他有多大的影響力嗎!?

水無情無言地認栽,最後忿悶地咬了咬泛著瑰麗色澤的軟唇,「誰讓你老是一口一口『上皇』的叫!?」

「這難不成還是我的錯?」

水無情忿慨:「當然是你的錯!」可恨的是這根木頭壓根不曉得那樣的稱呼有多煞風景!

「......好吧,您說是就是。」李臥炎很認命,誰讓他永遠都爭不過水無情。

「李‧臥‧炎!」

「怎麼了?」他為何對他怒目以對呢?他都認錯了還不行嗎......

「你再對我用一次敬語的話,今夜你就不准上床!」

「......」好吧!他接受這個威脅,「你有解藥吧?快幫我解了這毒,不然我可沒力氣再撐下去了......」

水無情撇唇,看著李臥炎的側臉的確是有些蒼白,「好吧!算我吃虧點,只要你喊一次我的名字我就把解藥給你。」

「......一定要這樣嗎?」

水無情微笑地繼續威脅:「快說!」

「無......無......」

「你唔什麼唔!?你都已經唔了好幾年了,難道你想要日後武功全失嗎!?」見李臥炎在命繫他手的時候還在支支唔唔的,他忍不住出言恐嚇道。

李臥炎瞪眼一驚:「你這是什麼毒?」

水無情涼笑:「化功散啊!你到底要不要說!?」

「你......」李臥炎又氣又怒,他為他事事鞠躬盡瘁,只差沒有死而後已而已,他卻連他最看重的東西都要強奪而去嗎!?

見李臥炎在一抹愕然中帶著一絲淺薄慍怒地瞅著他,水無情不由得冷笑,接著把一直握在手裡的藥丸直接塞入自己的口中,然後覷著李臥炎的臉色頓時變得又青不白,好不精采。

「啊~唯一的解藥已經被我吃了喔!」

「你......」當下禁不起怒火一揚的李臥炎雙目暴瞠,然後一把粗魯地扯過露出一絲驚詫表情的水無情,接著便是狠狠地吻上他,燙熱溼滑的軟舌強硬地侵入了他的口中。

「嗚!」沒想到會被人粗暴以待的水無情忿怒地瞪眸,接著便猝不及防地被李臥炎重重地咬了一口,在兩人相交密合的唇齒間嘗到了濃重的血腥味道。

最後,水無情被不住喘息的李臥炎一把推開,怒道:「你無理取鬧!」話畢之後,李臥炎感到眼前突然一片黑暗襲來,就這樣帶著怒火昏了過去。

當下的水無情眼明手快地將李臥炎攔腰攬住,以避免他的身軀因不支而墜地,面色瞬間被一陣的複雜給取代了。

他這麼做難道錯了嗎......?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