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覺得馬芸芸的笑臉看來很是詭異的應龍飛還是將她領入門裡,待兩人皆入座之後,並且讓人送上兩杯茶水的應龍飛,這才勉強將視線挪到她的身上。

而,綠兒因為臉皮薄,因而主動要求馬芸芸讓她在外頭等待。

「請問馬小姐......」應龍飛從來不善與女人交際,也鮮少主動去接近女人,他也因此被私交甚好的錦王暗地封為“木頭將軍”;也因此,在望見自己的廳裡坐了個嬌客之後,反應免不了有些生澀,但是他還是秉持著“來者是客”的道理,準備好好招呼馬芸芸。

望見應龍飛的不自在,馬芸芸馬上回眸笑了笑,「將軍大人可以直接喊我“芸芸”就好,畢竟你救過我......」

尷尬的應龍飛望著她面上大方的笑容,忍不住歎息:「這樣好嗎?妳還是個未出閣的女子,還是右相的千金,如果我隨意喚妳的閨名,這樣似乎對妳不太好。」

聽見這番體貼的話的馬芸芸馬上笑得更加燦爛了。

老爹啊,她這次可沒相錯人喔!像應將軍這麼溫柔體貼的男人,這種夫君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啊!

「將軍好體貼啊......」馬芸芸圓圓的臉上漾出可愛的酒窩,對著應龍飛拋過了幾枚媚眼,害應龍飛差點將到口的茶水給噴了出來,身為加害人的她猶然不覺,只是繼續甜笑著:「不過,芸芸不介意將軍喊我的名的。」反正到頭來,他們還是家人嘛,夫君喊娘子的名可是很天經地義的。

可是我介意!

應龍飛臉色頓時有點刷白、慘慘地抖著唇,開始覺得自己讓馬芸芸進門來的這個決定根本就是錯誤的;不過,話雖如此,他也不可能明目張膽地趕走客人,何況這女人還是右相的女兒......

真是麻煩啊!

心思完全飄遠了的應龍飛突然瞥見芸芸擱在小几上頭那樣長條物,不明白地發著怔,跟著疑惑道:「敢問馬小姐,那桌上的東西是......?」

經應龍飛這麼一提醒,馬芸芸這才回過神來,好心地替他解惑道:「噢!這個是要送給將軍你的東西......」說著,便伸手抱過了那樣以布巾裹好的長條物,毫不費力地起身遞給應龍飛,「將軍不妨看看這是什麼吧!」

有點狐疑地接過,應龍飛這才發覺它還有一定的重量,頓時也不曉得為什麼馬芸芸一手就可以輕鬆提起它。

應龍飛於是緩慢地伸手揭開了布巾,沒想到這塊布裹著的東西竟瞬間他雙眸一亮,啟口輕喊:「這是......銀月!?」

馬芸芸咧嘴笑了,立即奉上一句解答,「將軍好眼力!這就是傳說中與朔日一對的雙生劍,銀月。」

應龍飛驚訝地瞠目結舌,「這劍......妳是如何得來的!?」他託人找了很久就是沒有消息,沒想到會在今日見到它的劍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