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第三章

 

馬車停在王府的朱紅大門口,南天昭立即與李翔麟一起走下馬車內裡。

 

用雙眼環顧著王府四周的僻靜,南天昭跟著默然不語了起來;心底頓時滑過了一絲童年時候的印象,當下懷念地流轉著眸光。

 

「你很快就會習慣這裡的。」以為南天昭的沉默是因為不習慣王爺府這個新環境,李翔麟不由得出口安撫,並走吩咐駕車的車伕前去敲門,之後便來到了南天昭的身邊等待。

 

「謝謝王爺。」南天昭輕輕地頷首,壓根沒有發覺李翔麟的面上因為他的這句疏離呼喚而抹上一絲苦笑。

 

不知道為什麼,一被鳳雛喊出眾人呼喚他幾十年的稱呼,他竟然會感到一絲不自在。

 

李翔麟扭扭眉,不自在地咳了一聲:「那個,鳳雛......」

 

南天昭立即抬起頭來望住他,坦然的眸光中帶著一抹疑問。

 

「......你可以不用稱呼我為『王爺』。」

 

覷著李翔麟那張顯得略微怪異的表情一眼,南天昭這一回沒有反駁,只說:「不然呢?」

 

他的疑問顯然問倒了李翔麟,只見他支吾了一會兒,末了沒轍地露出苦笑,道:「你隨意就好......。」

 

南天昭默默地瞅了他許久,久到讓李翔麟忍不住自動開了口。

 

「怎麼了嗎!?」

 

「......王爺好大的度量,與當朝的皇族權貴不一樣。」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調侃或是說著反話的李翔麟不禁一怔,而後扯唇,「鳳雛,你這是在嘲弄我嗎?」

 

沒想到李翔麟會大方地接下話的南天昭,瞬間尷尬地搖起頭來,低喃著:「不......不是的......」

 

「嗯?」覺得他的表情很有趣的李翔麟笑著望住南天昭。

 

「我只是覺得......王爺您太平易近人了些。」赧顏的南天昭小聲地喃喃。

 

李翔麟搖頭:「並不是這樣的,鳳雛。」

 

南天昭疑惑地望向他眼底裡滿滿盛著的笑意,忽然怔住了,只聽得李翔麟繼續說了下去。

 

「我只是不想你用這種疏離的稱呼來喚我而已......」

 

南天昭無語地抿起唇來。

 

「怎麼了?你不高興嗎?」

 

「我只是......」見到李翔麟那張略顯受傷的俊顏,南天昭本想澄清,孰料卻眼尖地發現一頂轎子跟著停在王府的門前,

 

不久之後,自轎裡走出了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熟人,因而頓住了話尾。

這個熟人便是飛鳳。

 

此時,下了轎之後的飛鳳恰好也用眼角掃到了兩人,在驚訝之餘還站在原地愣了一下子,但是沒多久便回神過來:「王爺!?」

 

李翔麟先是愕了一下,但是他馬上就露出了笑臉,「飛鳳?你剛剛去哪裡了?」

 

「飛鳳剛剛出了趟門,去帶了些必需品回府。」笑著一張美顏回應的飛鳳,一邊特意將懷裡的幾包東西給摟了個滿懷,好吸引李翔麟的注意力。

 

李翔麟走了過去,笑著分攤了一些東西的重量:「原來如此......」

 

「那......他──」飛鳳微訝的眼神底部很迅速地掠過了一絲嫌惡,但是他隱藏得很好,在場的人都沒有發覺。

 

「鳳雛是我的友人,我替他贖了身,日後就讓他在你身邊候著吧!」

 

「是......」見李翔麟這麼決定了,飛鳳於是乖順地點點頭,並沒有多做反對。

 

這時候,走在轎子後頭的管家已經滿頭大汗地迎上前來了,就在望見李翔麟與飛鳳交談的時候,忙著露出了討好的表情,

「王爺、飛鳳大人。」

 

原來管家是陪飛鳳一起出門了啊......

 

「嗯。」李翔麟淡淡地擺擺手,接著又跟飛鳳問了幾句,完全忽略了一旁的南天昭。

 

就在眾人三三兩兩地進門之後,南天昭仍舊立在原地,神色微黯。

 

「鳳雛,你要記得跟上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