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半信半疑的馬芸芸看著錦王要眉小鈴去他專用的書房取來一個陳舊的木匣子,然後錦王便當著馬芸芸與眉小鈴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打開它,而後伸手進了匣子裡頭,取出了一本薄薄的冊子。

「這是本王的家師傳下來給本王的珍貴劍譜。」錦王昂著下頷,十分得意地說著,但是馬芸芸與眉小鈴壓根兒不知道它的用處,一時間不解地皺起眉頭來了。

「無憂,只要憑這一本書就可以幫助芸芸了嗎!?」眉小鈴狐疑地回眸望著自己的夫君和他手上的那本書直瞧著。

「錦王爺,那本破書......」馬芸芸才開口便被錦王拋去的冷冷眼神給死死瞪住,因而有點害怕自己會成為錦王下一個殺人滅口的對象,只好硬是改口:「呃......我是說......那本劍譜真的可以讓應將軍娶我嗎!?」

錦王撇撇唇,冷冷地瞄向馬芸芸,搖頭:「不能。」話落,他馬上就見著了馬芸芸因此扁扁嘴、很失望地垂下螓首的樣子,忍不住微微冷笑起來;等到他一回眸,沒想見眉小鈴也跟著失望地回頭瞅著他,氣得他忍不住翻翻白眼,「拜託妳們先把本王的話給聽完好嗎!?」嘖,什麼樣的人就會有什麼樣的朋友!

聞言後的馬芸芸這才高興地抬眸:「錦王爺,那你究竟有什麼好辦法啊!?」

「這本劍譜是給銀月搭配使用的。」錦王扯唇,「如果單只有銀月不行,那麼本王就加上一本劍譜,要是這麼做了還無法打動那根木頭的話,本王就使出殺手鐗!」既然要玩就玩大一點的比較有看頭啊!

「咦?這樣可以嗎!?」馬芸芸瞪眼訝道。

瞧她那是什麼眼神啊!?嘖......
「廢話!本王出馬有哪次是敗北的啊!?只要妳拿著這兩樣東西去那傢伙那裡,然後再同他說出妳的心意,本王想他應該會受不住誘惑、看在這兩樣寶貝的份上考慮考慮一下的......」不屑地對著馬芸芸哼了聲,孰料她不以為意地笑了開去,只要能夠達成她的願望,其他的都不太重要就是了。

「這樣啊......果然來拜託錦王爺是對的。」馬芸芸慶幸道。

「哼!」錦王哼了聲,「那麼現在就可以開始了。」

錦王的一句話讓馬芸芸頓時傻眼了:「啊?要開始什麼啊......?」

「抄劍譜啊!」錦王怒瞪了馬芸芸一眼,如果不是小鈴的要求,他才懶得幫她,「不然妳以為本王會將家師傳下的劍譜隨意交給妳嗎!?」他又不是腦子壞了......

「喔......」馬芸芸見錦王那副凶惡的模樣,只好乖乖地點頭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