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轎子改變了方向,由原本要前往相府的方向轉了個彎,改朝錦王府前進;沒一會兒,當馬芸芸與綠兒下轎之後便叫來了王府管家領路,三人一起踏進了錦王府大門裡頭。

馬芸芸與綠兒被引至大廳等待錦王與王妃,只見沒多久,錦王與王妃便出現在廳門口,兩人併肩走入了廳中、在上位落坐。

「馬小姐......」錦王皺著眉頭望著廳下的馬芸芸懷抱著一柄劍、面帶哀怨的時候,就已然知道他的麻煩又找上門來了,因此,待客的語氣與臉色也不是挺好看的就是了。

但是反觀錦王妃的態度便不是如此了,她張著眼眸覷著堂下的馬芸芸,關心地詢問:「芸芸,妳怎麼了?」說著,便想離開原本的位置、走下堂上,但是卻被錦王伸手攔阻,將她拉回了自己身畔、擁入懷裡。

「妳要去哪裡?」錦王那帶著不快的眼眸朝著眉小鈴拋了過來,環著她的手臂跟著縮緊,一邊睇著眉小鈴的頰邊泛起瑰麗的紅色時候,續道:「妳的位置已經固定在這裡了。」眼神往自己的懷裡瞄了瞄,示意。

眉小鈴紅著臉瞥了錦王一眼,但卻無法違抗他半分,只好安靜地待在錦王懷裡,但是眼神卻仍舊望著馬芸芸見他們如此親近的模樣而更加哀怨的臉龐,怯怯地輕喚:「芸芸......?」

「嗚嗚......你們竟然在失戀的我面前這麼傾傾我我!」馬芸芸傷心地開口指控著,一邊擦著眼淚:「應將軍也都不理我......」

這串話一出口,眉小鈴的臉色愈來愈紅,但是錦王卻毫無反應,瞄了眼此時感到很受傷的馬芸芸,說:「那是妳自己的問題,少把罪咎歸於其他不相干的人。」

馬芸芸瞬間啞然無語地扁扁嘴,落寞地垂首。

見狀的眉小鈴忍不住一陣責備地低喊:「無憂!」瞟了眼不在乎的錦王一眼,她無奈地道:「你少說一句行不行?芸芸都這麼難過了......」

被眉小鈴責罵的錦王僅是撇撇唇、沒有說話;眉小鈴這才把注意力全部挪至馬芸芸身上,訥訥地問:「應將軍他......有對妳說了些什麼嗎?」這句話成功地觸及了馬芸芸傷心處,只見馬芸芸紅著眼眶抬起頭來,哽咽地開口。

「我被他拒絕了!而且......將軍還要我把銀月拿回去還給老爹......」

錦王訝異地攏眉,「銀月?那柄名劍嗎!?他居然叫妳把銀月拿回去還給右相!?」好像聽見什麼新鮮事,錦王十分詫異地問。

馬芸芸照實地點頭,吸了吸鼻子:「嗯......」

「他會主動放棄他一直在尋找的這把劍一定是有原因的!」肯定地說著的錦王回眸來,思考的眼神瞟向馬芸芸:「妳究竟跟他說了什麼?」

「其實是這樣的......」馬芸芸簡短地把她與應龍飛的交談交待過一次,然後她便望著錦王聽完後就立即笑了出來。

哈哈哈!這兩人還真是有夠天兵的......

「你們完全弄錯對方的意思了!」錦王當著馬芸芸與眉小鈴的面,親口下了這個結論。

「啊?什麼結論啊?」馬芸芸瞪眼。

所謂的結論不就是“拒絕”嗎?

「那傢伙最討厭跟別人攀親帶故了,尤其討厭與高官結交......其實妳根本沒有跟他說出妳真正的意思吧!?」錦王歎口氣,淡淡哂笑道。

「我......」馬芸芸開始回憶起她與應將軍的對話,她記得應將軍說要她把銀月拿回去交給老爹的時候,還要她帶了一句話,說是什麼“太貴重了,他不能收”什麼的......難道應將軍是誤會什麼了嗎!?

「唔......這件事情看來很有趣......那好吧!本王就再幫妳一把好了!」錦王思索完畢,笑了。

「咦?」馬芸芸驚詫地瞪眼,與眉小鈴的視線相對。

「妳只要按著本王的話去做就好。」錦王答。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