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當徐若思被安子剛送回自家樓下之時已是夜黑的時間。

安子剛把目前的命案調查的進度告知了徐若思,也還是表明了他想要自徐若思的身上得到查案的線索。
雖然這一點很不值得鼓勵與效法,但是被警察的高層一直催促要趕緊破案的困窘還有命案的屍塊遲遲不見完整的壓力之下,安子剛寧可別人提供他一點的頭緒。

或許這樣便能早些找到證物或者是逮到兇手。

被逼急了的狗會跳牆。

只可惜的,徐若思可不這麼想。

徐若思當然明白安子剛的難處,其實每一行都有自己不為人知的苦處,他也推拒了安子剛的意思,再說,他目前並沒有什麼靈感...。
兇手還是得靠警察自己抓。

一個轉回眸,徐若思微抿著唇瓣,欲言又止的表情教安子剛不解地歪著首,眼神帶著疑問。
「怎麼了?」

徐若思咬著唇,「你別希望自我這兒得到什麼觸發...」望著安子剛的眼底閃爍著希望的光點,他忍不住地垂著首歎息了。

「為什麼?」

「不為什麼...」徐若思撇頭。

黑暗中只見安子剛抿著唇,固執。

終於,拗不贏安子剛那執意要得到答案的認真眼神的徐若思抬眸瞅住他,警告:「我說過了,靈感不是靠得住的東西,這一點是你告訴我的,別一昧地信任我所說的,或許我的話會給你帶來災厄...」

「難道你就忍心讓死者因為找不到兇手而無法安息?」反問的安子剛的臉龐上不再有笑容了,而是帶著一抹的嚴肅,那如法官審問的語氣令徐若思不安地沉吟。

「這...」

瞅著為難的徐若思的安子剛不免地歎息,「我知道你自己也是半信半疑自己的能力,但是我還是希望如果你想到了什麼仍然會跟我聯絡...這也是請你幫幫那位死者的忙...」

這一番話使得徐若思瞅著他不說話了。

「因為...法律不過是有年限與時間的制裁...」

安子剛啟口緩言道,望著徐若思的一頭黑髮隨夜裡的冷風飄揚,遮住了他的半張清秀的容顏,讓他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依然的,徐若思不言,只是盯著安子剛瞧。

不知道現在的徐若思是如何想的安子剛微挫敗地一個垂首,隻手撥著髮絲,然後再抬起頭來時已經暫時平復了心情,然後一個迅雷不及掩耳地扯過臉色訝然的徐若思,深深地望著他一會兒,輕語:「你自己...多注意了,這裡不是好地方...」眼神直直盯著徐若思許久,然後這才依依不捨地鬆了手,接著在他雪白的額際烙下一個輕吻,於夜風中轉身。

愣於原地的徐若思只能一臉錯愕地盯著安子剛離開的身影直瞧,然後隻手輕緩地撫上剛剛他留在額際上的溫暖,發怔良久...

而,這一切都落於公寓的二樓的屋主那雙藏著風暴的雙眼中。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