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將忽然笑了,而且笑得讓李臥炎感到些微的不對勁,只能無語地盯著他看,「李將軍,麻煩請您讓道,我等想要面見皇上......」

李臥炎忍不住擰眉沉聲地說:「沈副將,難道連你也想要做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嗎!?」他實在是不想在這種曖昧不明的情況下,隨便就將自己人當成敵人來防備,但是他又無法說服自己,為何他禁衛軍的副將會出現在敵軍的陣營裡頭的這一點,因此,他的臉色看來有些詭譎。

眾人的疑惑隨之四起。

「副將大人!?」

「但──副將大人,李將軍說他們是敵人啊!您為什麼要站在他們那一方!?」

「是啊!您之前不是還向皇上告假去了嗎!?為什麼會......」

眾人震驚地望著沈副將,神色詭異地問出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副將見場面似乎又要開始混亂,於是回頭與方堃說了幾句話之後,這才再度回首瞅著眼前的舊部屬。

「我們此行的目地其實只是前來證實皇上的身份是否正統而已,如果你們自動讓開的話,我們就不會傷害任何人,所以就請你們儘快讓開吧!」

「副將,但是李將軍曾說過,皇上的確是正統......」

「是啊!」

「口說無憑。而且,我們的手裡握有證據,因此想要當面與皇上對質。難道你們不想知道真相嗎!?」沈副將說。

眾人驚得面面相覷,「但......」要與皇上對質!?沈副將是認真的是嗎!?

「想都別想。」此時,李臥炎持劍擋在前端,滿面的沉肅,「我絕對不會任你們這些逆賊胡來!」

見李臥炎仍舊堵在宮門前,沈副將的臉色不禁也拉了下來,「小隊長!」

一向聽慣了副將下命令的小隊長立即站了出來,怔得李臥炎迴身一瞧:「在。」

「叫所有人放下武器。」

「但是副將......」他現在的領頭可是李將軍啊!他到底該聽誰的啊?

「我們保證不傷任何人。」

「......」小隊長猶豫了一下子,與沈副將望了一會兒之後,隨即旋了個身,「李將軍,能否信任沈副將一次!?他從來沒有欺騙過咱們兄弟的。」話落,他只聽得四周響起武器被丟擲在地的有力聲響,只是他眼前的李臥炎仍然未表態,也沒有任何動作。

李臥炎的神情當場顯得十分複雜而難解。

「李將軍......」

「李將軍......」

當下,李臥炎忍不住閉了閉眼,抑制住心頭瞬間湧起的那一抹巨大失落,頓時有了覺悟;雖然他是他們名義上的長官,但卻還是抵不過一個長年一直帶領著他們的熟人。

既然如此,他又有什麼好強求的!?

「好吧!不過,務必請讓本將為你們帶路,皇上平時一向不愛見外人,如果由我上稟,你們便可以順利地見到皇上了。」既然水無情的禁軍在此刻選擇了相信沈副將而無法保護他,那麼就讓他擋在水無情的面前吧!

縱使最後只剩下他一人了,他也會保護水無情。

「那就有勞李將軍帶路了。」見方堃滿意地輕然頷首後,沈副將露出微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