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她被人制住了,成了要脅錦王的一枚棋子。

馬芸芸咬著紅唇,圓圓的面上帶著一抹欲哭無淚的淒慘笑容,眸光瞬也不瞬地望著正冷冷站在她前方的錦王,一副傲然不屈的樣子;而後,她只聽得他徐緩地開了口。

「本王喜歡的人不是她!會娶她只是奉了聖命。如果你要她的話就儘管擄去吧!」

嗚嗚!果然是這樣......

馬芸芸哭喪著臉,腦中突然產生一片空白;她以為錦王會多少看在他們是同夥的份上救助她脫離險境的,沒想到他卻一昧地落井下石,還要這個抓了她當人質的壞人把她劫走......。

喂、喂、喂,這究竟有沒有搞錯啊!?她可是皇上派來要逮捕逃出天牢的罪犯的人耶!錦王居然這麼大剌剌地為對方奉上她的小命一條......

嗚嗚......爹爹啊,你女兒失戀了!果然這世界上的好男人都已經先被人訂走了,不然就是還沒出生......

不知道當初是哪些人跟她說錦王這個人會是個好丈夫的,現下她絕對會吐槽她到死!因為這個死錦王、臭錦王的心裡只有她的好友眉小鈴一個人,他那雙眼根本就看不見這麼優秀的她!嗚嗚......

不過現在不是提這個的時候,錦王都不救她了,不管脫身的機會有多少,她都得自救一下......

正當馬芸芸思索的當口,伸手緊緊地掐住她脖子的疤面男子的面色隨著錦王的話而黑了黑,登時大惱:「你......」

沒發現馬芸芸正在盤算的男人面對著錦王拔劍時候,牙一咬的馬芸芸於是見機行事地掏出藏在袖裡的劍、毫不猶豫地刺入了毫無防備的男子心窩半吋;男人的胸口應聲沁出了汩汩鮮血,而馬芸芸便趁著他發怔時候脫出了他的掌控,被後來不知何時一湧而上的禁衛軍首領──應龍飛給扯到戰事外。

率軍前來支援的應龍飛神色正經,將馬芸芸救回之後,在低首後開口探問了她的狀況,「妳沒事吧?」皺緊著一雙劍眉的應龍飛望著懷裡聽見他發出的疑問句而呆愕了一下的馬芸芸。

仰首呆呆覷著眼前的陌生年輕男子的馬芸芸半天沒有回應,直到應龍飛伸出大掌在她面前揮了揮,試圖喚回她的神志後才如大夢初醒地回神過來,訝異:「......你是?」

「應龍飛。」應龍飛皺緊眉,奇怪了,這個女人是被嚇傻了嗎!?不然怎麼當她一回神來不是察看自己有沒有受傷,反而是問起他的名字呢!?

原來是那位襲名的威遠將軍啊......

馬芸芸轉了轉眼,不意瞥見應龍飛親暱地攬著她的纖肩,一副保護到底的模樣,讓她感到一陣的心花怒放地輕聲笑了起來,看著應龍飛的眼底有著濃厚的愛慕,而應龍飛則是被她看得全身忍不住起了一陣疙瘩。

錦王不救她,他居然肯救她!?啊啊......這世界上果然還是有所謂的好男人的......

沒等馬芸芸反應過來,應龍飛見逃犯被他帶來的兵將抓起、好友也已經走進了自家府門後,於是眾人收工返回皇宮覆命去,也好將犯人押回天牢。

而,當馬芸芸止住唇邊的吃笑、從自己的思緒裡頭醒過來的時候,所有人已經人去樓空了。

「啊!為什麼所有人都走了,就沒通知我一聲啊!?」不悅地小聲嘟嚷著,馬芸芸也跟著踏入錦王府那扇未闔起的大門裡頭,打算先把她身上的這件嫁衣『物歸原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