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戲少將》II-7

『呼~~吼~~吼~~』牛頭開始不住地往後趵著蹄子,兩個大鼻孔往前噴出白氣,『好囂張的臭狐狸!看本大爺等會兒來道烤狐狸肉吃吃......』

少年那張隱於面具下的臉蛋露出一絲嫌惡,冷笑:「有能力的話,就來試試看啊!?」

牛頭這次興奮得兩眼發紅了,鎖定目標之後,便朝著少年狂奔而去;豈料少年自面具底下洩出一串悅耳的輕笑聲,身影有如鬼魅一般地自牛頭人面前飄開,彷若被輕風吹散而去的雲絮。

「來呀!來呀!」少年停在距離牛頭的幾步遠處,一邊嘲弄地笑跳著,手裡的銀扇輕輕揮動,牛頭氣得滿面紅光,忍不住朝天狂聲吼叫。

橘右承見了,只覺得當下心跳快要蹦出胸口:「妖物大人,您那樣太危險了!」

「別再喊我妖物了!這樣子會更加分不清楚......」少年嘻笑著,「叫我『舞櫻』便行。」

「好......舞櫻大人,牠要過來了!」橘右承剛才專注和少年對話,沒想到一回頭卻見妖物已抓狂地又跑了過來,當下忍不住心急地驚叫一聲;少年聽見了,連忙回眸的此刻才發覺,妖物已離他僅有兩步的距離,眼看牠的拳便要打在少年的臉上──

橘右承當下心一急,再也無暇顧及其他,只能撿起掉在身畔的長刀,再一鼓作氣地站起,在妖物朝少年揮下巨大的拳頭之前,以長刀與無比的勇氣格擋下牠的拳,雖然轉眼間,他竟不敵地飛了出去,但是少年很慶幸地逮歹了一絲空隙,跟著躍離了妖物幾十步遠。

橘右承最後的感覺是他再次撞回了牆壁上,體內的五臟六腑都被震得劇痛不已,然後......

他就失去意識了。

少年眼睜睜地看著橘右承為了救自己而昏迷不醒,那張覆於面具下方而看不見的臉龐,瞬間因怒火上心而顯得難看。

「你這妖物!」說不上來是怎麼樣的感覺,總之,他發現自己不願意看到那個正氣滿胸且老是一派傻呼呼的人類受到一丁點的損傷就是了,那會讓他感覺到整個人都不對勁。

少年的臉色一沉,雖然外在仍舊掛著那張狐狸面具,但是自他體內迸散而出的殺氣顯而易見,牛頭妖物感到一絲不對勁之後,少年已然不知何時飄到他眼前,手裡的銀扇瞬間變幻成一把長劍,跟著狠狠地刺入了牠的身體裡。

『臭狐狸......』妖物不甘地瞪瞠著雙眼,在死前發出一聲震天的哀鳴,龐大的身軀隨即在少年的劍上化散成灰,迅速飛出。

少年冷冷抿唇,「這個試驗也該到此為止了......」

那之後,據藤原景的僕人所言,當橘右承和他的僕役於天亮後,被一位自稱是舞櫻的少年送到藤原府邸之時還是昏迷的,身上也有多處的擦傷,但是不管藤原景如何問,這少年始終不肯說出他們究竟是如何得到藥引的,只將藥引順利地奉上,便這麼離去了。

不過,就在他知道少年依約將藥引送到藤原府之後,也就安心了的橘右承,躺了一個月的床榻。

雖然如此,但他還是沒有忘記那個妖物少年,舞櫻;在他的傷勢痊癒之後,便依約前往那座山上去赴約。

那日是個晴朗的天氣,橘右承讓僕役在山下等待,自己一個人上山,沒想到這次他並沒有迷路,而是按著沿路上會突然出現的石頭指標,在一棵櫻樹下方見到了少年,「原來你在這裡。」

少年回眸笑了,那張與飛櫻相襯的俊雅臉蛋讓橘右承一時間失了神:「唔......橘大人的傷,似乎已經好了很多。」

「舞櫻?」

少年把玩著狐狸面具,「是我。怎麼樣,我比這張狐狸臉好看吧!?瞧你都看呆了......」

「好看是好看......」橘右承尷尬地赧顏,「不過我想,你還是戴上面具得好。」小聲地咕噥起來。

少年哈哈大笑,「橘大人愈來愈會說笑了。」

「那麼......我們的約定?」

「不必了。」少年微笑地瞅著橘右承訝異的臉色,「你救了我,不是嗎!?那個藥引就算是我的回禮吧!」

「舞櫻......」

「我只是想說這個。」少年躍至樹椏間,神態依舊優雅清俊:「那我們就後會有期了。」

「舞櫻!」這時候,突如其來的一陣怪風吹落許多櫻花,他的眼前儘是一大片的櫻花飛舞不停,橘右承只來得及大喊,在這陣狂風驟止之後,就已經再也看不見少年的身影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