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他不過與此人僅有一瞥之緣而已,為什麼他對待他就好似是自己的熟友一般!?

 

似乎察覺了南天昭的疑慮,李翔麟這才明白自己的失禮之處,於是扯唇笑笑,尷尬地替自己打著圓場,「在下失禮了,我只是覺得你......實在是很像我的一位舊友,所以才忍不住那樣喊你,但請你別見怪。」

 

李翔麟的道歉讓南天昭頓時又放鬆了心防,雖然依舊拿著一雙疑問的眼神瞅著他,但是在下一秒卻是驀然無語地搖搖頭表示自己的不介意。

 

「謝謝......」見狀,李翔麟的面上露出一抹欣喜。

 

南天昭聽畢的當下,瞥了他一眼之後便轉身欲走,沒料見又被李翔麟叫住。

 

「那個......」

 

南天昭訝然地回頭,看著李翔麟面上隱約透出一絲的不好意思。

 

「鳳雛,我們......還能再見嗎!?」

 

他叫住他就只為了要問他這個問題?

 

南天昭看不出表情地抿起唇來,思考了一會兒之後,說:「......我想最好不要。」

 

李翔麟頓時有些受傷地瞪大雙眸,訝問道:「......為什麼!?」

 

「你是瓊玉樓的客人。」

 

愣了一愣,「......如果我不是以客人的身份找你呢!?」李翔麟反問。

 

南天昭淡道:「......那就可能要勞煩你拜訪很多次了。」

 

李翔麟一怔,最後笑了開來,柔和了他那張溫雅年輕的面龐,「我們是朋友吧?」

 

對住李翔麟那張單純笑臉,讓南天昭到口的反駁硬是說不出口,只好認命地低頭:「......你認為是就是了。」也罷,就讓他誤認為自己真是鳳雛這個人好了,畢竟就算他將過往的事實同他說出來,他也許不會相信,不如就這樣好了......

 

見他沉默,李翔麟關切問道:「鳳雛?你怎麼了?」

 

「沒什麼。」南天昭抬頭:「我只是覺得你還是少跟我這種身份低下的人來往比較好。」淡淡語畢之後,便見李翔麟露出一副不贊同的神色。

 

李翔麟不悅:「你哪裡身份低下了!?你靠自己有什麼不對?」

 

南天昭無語地望住他,心底頭一次被震撼,因為李翔麟是頭一個不會看低他的人。

 

「謝謝......」

 

李翔麟笑道:「謝什麼?我們可是朋友!」

 

南天昭覷著他,最後悄悄揚起唇線,讓眼尖見著的李翔麟登時傻住了。

 

鳳雛他......笑了呢......只不過這抹笑容怎麼好像......

 

「怎麼了?」

 

李翔麟趕緊搖頭,赧顏急道:「呃......沒事。我、我只是在想,不知道嬤嬤跑哪兒去了......」

 

站在門邊的南天昭正好見到嬤嬤一路走過來,於是給他伸手指引:「就在那裡。」

 

「阿昭!你怎麼還在這裡偷懶!?快點去整理房間──」

 

南天昭應了一聲之後,再回眸瞥了一眼李翔麟對著他擺手示意,「是。」

 

李翔麟迴過身,對發現他的嬤嬤招手:「嬤嬤,妳來得正好,我有事情要找妳。」

 

「咦?這不是王爺嗎!?原來您在這裡啊,飛鳳剛剛跟我說他想要找您一起品茶呢......」

 

李翔麟拍拍嬤嬤扯住他就要離開原地的手,說:「嬤嬤,妳先別忙了,我今晚特意留下來,就是要給飛鳳贖身來的。」

 

嬤嬤登時詫異地道:「您想要替飛鳳贖身!?」

 

李翔麟輕輕地頷首,沒發覺剛才沒有走遠的南天昭已經聽見了嬤嬤的嚷叫聲,臉色驀然地沉了下來;末了,在思考之後,再度恢復了過來。

 

李翔麟......畢竟是瓊玉樓、也是飛鳳的客人啊!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