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第二章

當南天昭走進舉行生日宴的主樓裡之後,著眼之處都是與宴過後的一片殘羹剩餚、人去樓空。

 

環顧著一室冰冷冷的氣氛,他這才意識到宴會或許是結束了這點。

 

一邊傾聽著耳邊還響著外頭煙花綻放的巨大聲音,一邊開始動手收拾著被眾人弄得髒亂的桌子,但是他卻頓時覺得心底一片的空盪,與外面的世界大相逕庭。

 

沒幾趟的來回,南天昭便將廳裡的所有整理完畢,正想轉身去提那桶被弄髒的污水時候,卻發現廳門邊佇立著一抹人影,一動也不動。

 

微愕的南天昭於是起身回眸,在看清門邊的人究竟是何模樣後,緩慢地抿起了唇。

 

這個男子便是前陣子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的陌生客,那時一身狼狽的他正忙著要逃出某個硬要抓他去抵飛鳳浪費的時間的來客身邊,曾經在隔壁房間匆匆地瞥過一眼。

 

原以為自己的記憶力並沒有好到足以記住與任何一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陌生人,但是他卻發覺自己記得眼前的這個陌生男子。

 

也許是因為他的那一雙瞳眸實在是太過清澈的關係吧......

 

「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見南天昭身穿素衣、腳下還有一桶污水,陌生男子疑問頓生地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小的是這裡的雜役。」南天昭淡淡回答。

 

察覺事情似乎不對的陌生男子立即驚疑地說:「可是那一天,你......」

 

南天昭的眼底掠過一絲訝然:「那一天!?」看來他也記得那一日,「那天其實是個錯誤。」

 

「錯誤?」

 

南天昭皺眉,沒想到他還要繼續問下去:「我只是個下人,瓊玉樓以客為尊。」

 

陌生男子見他不悅,立即意會地沉默了。

 

「如果沒事,那麼請容小的先行離開。」南天昭神色冷淡地轉身拎起水桶就走到門邊,正欲踏出門外的時候卻被他叫住。

 

「等等。」

 

南天昭回頭來:「您還有事!?」

 

李翔麟登時支吾起來:「......不,我......」

 

南天昭仍舊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樣,眼底不帶一絲情緒地瞅著他;而,那張顯得清冷的麗容竟然讓他頓時忘掉了自己要說些什麼,一時間只能怔怔地回視。

 

那雙眼......眼底全是一片拒人於千里之外、會凍傷人的冷漠。

 

「?」

 

「你為什麼......總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情?」李翔麟不懂,為何自己會在乎眼前這個陌生人,他甚至連熟識都算不上啊......

 

南天昭淡聲道:「......這是私人之事,公子。」語畢,便不再搭話地一個轉身欲走。

 

「李翔麟。」

 

南天昭訝異地頓住了腳步,回頭。「什麼?」

 

李翔麟認真地盯著他,壓根不願放過他臉上任何一絲神情的那般專注:「我叫做李翔麟。你呢!?」

 

南天昭瞅著他,心頭因他的話而掀起了一股浪潮,沒想到他竟然是──

 

「你呢?你叫什麼!?」李翔麟不死心地繼續追問。

 

那是一種很莫名的感覺,而他就是想要知道眼前這個人的名字。

 

「......無可奉告。」

 

為了展現決心,李翔麟上前抓住南天昭的手臂,沉穩地強調著:「如果你不說,我不會讓你走的。」

 

南天昭微怒地掙扎起來,「請你鬆手。」

 

李翔麟態度固執地望住他,「名字。」

 

「......」南天昭心有不甘地咬了咬唇。

 

李翔麟改用兩手攬緊他,強烈地表達出他的要求:「你的名字。」

 

被逼得沒處躲藏的南天昭一個惱怒,終於忍不住隨便丟了個假名給他:「鳳雛。」

 

李翔麟訝道:「鳳雛?你叫鳳雛?」在喃喃自語完畢之後,卻忽然扯唇笑了:「真是個好名字。」鳳雛?原來他也不是他要找的那個人......不過,他總算如願地知道了他的名。

 

「鳳雛。」李翔麟輕輕朝他叫喚,神情溫柔得有如在對情人呢喃一般。

 

南天昭登時詫然地望著他。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