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降臨。

楊立風拿著一把泛著亮光的鑰匙打開了三樓,徐若思家的鐵門。

他臉上那種安靜而沉默的表情中帶著抹肅然,眼角下垂著,看著鐵門再鑰匙一插近孔裡轉了個圈之後便讓他輕易地打了開去,鐵門呀然地緩緩為他而開啟。

然後,他眼前竟是出乎他意料的一片漆黑無聲。

沒有光亮的燈光、沒有那張微笑、沒有那欣喜的眼神,楊立風接著地呆滯了一下,然後一個咬牙地踏進大門裡頭。

他果然不在。

由此得知而十分憤怒的楊立風陰鸷著一張好看的臉龐,他就知道如果他沒有一直盯住他的話,他會是同馬子鈺那般喜歡招惹一些狂風浪蝶的。

該死...
他該死!
她們全都是一個模樣的...!
他不該以為徐若思會是特殊的那一個!

為何他被騙了一次卻還是想相信徐若思不是那樣的人!?
為何他一直忍著他、信任他,換來的卻是這種難堪的欺騙與不在乎!?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幾乎崩潰、歇斯底里的楊立風忍不住地放聲狂吼,吼聲震動著四週的牆壁,連頂上的舊吊燈也微微搖晃著,坐在沙發上的他以雙手的十指抓上沙發的椅背,那柔軟的沙發皮馬上就被他的那修整得很是尖銳的指甲劃破,當然,他的指尖也微微滲出些微的血絲。

接著的,他馬上安靜了下來,並且抬起頭來抿著唇,不到三秒鐘地,一抹鬼魅的笑浮現在他的唇角邊...

「背叛的人...要懲罰...要懲罰喔!...」

◎◎◎

隔日。
清晨的陽光隱約地出現於天邊。

派出所內只有三個人─安子剛、徐若思與一名執勤的警員。

徹夜未歸的徐若思就是與安子剛窩在派出所裡一整夜沒回自己的租屋處,才剛飽嚐恐懼的徐若思不敢一個人回家睡覺,於是央求與安子剛一同待在所哩,直到天亮。

沒輒的安子剛只好默默盯著徐若思那張懇求他半天的臉蛋好一會兒才答應,畢竟這兒是警察局,可不是收容所。
看在徐若思受到驚嚇的意外上,安子剛勉強點了頭,但是他也說了,所裡沒有房間,只有請他委屈地在沙發上睡一晚了,當然的,徐若思根本不會介意。

結果,安子剛只好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睡了一整夜,等他起來之後便覺得四肢有即將散去的嫌疑,於是伸伸懶腰、打了個大呵欠之後才起床。
走到沙發邊、看著徐若思那側躺於沙發上的那張安祥的睡臉的安子剛露出笑容,向他輕輕道了聲”早安”,然後又見他可憐兮兮地瑟縮著身軀,忍不住彎下身在桌下拿出一張毯子來蓋在他纖細的身軀上。

長長的眼睫、挺直但小巧的鼻、一張柔軟的唇、巴掌大的清秀俊逸的臉蛋,纖細的四肢,安子剛突然覺得徐若思很像是與他不同的另一種生物般的稀奇,張著瞠大的眼,盯著徐若思微微蠕動的唇瓣,安子剛忽然覺得徐若思很像是需要人保護的雛鳥。
還記得前不久他才一副柔弱地偎著自己的那種害怕模樣,大大激起了他的保護心,這是這麼久以來,他第一次被人如此需要。

一抹感動悄然升起。

忍不住地低下首來,在他的額際落下一吻的安子剛揚著唇、愉快地輕語:「早安...」然後抬起頭來盯著徐若思並無因為他的吻而醒來的跡象,於是他微笑了地起身打開門,最後走出了辦公室。

「吃早餐的時間到了...」

門內的徐若思這才眨動著眼睫、幽幽地睜開眼,然後一抹可疑的紅悄悄地泛上他的雙頰...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