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當青青斷氣之後,水無情立在原地望著他那張帶著淚痕、永遠地離他而去的臉龐瞧了半晌,任由輕風拂過周身,沉默了。

要說他對青青的遠走沒有半絲不捨,那是騙人的。

水無情無語地仔細打量起青青,這個陪伴在自己身邊多年,有如親兄弟一般的朋友,直到他離自己遠去之後,他也才知道,原來青青對他來說並不是不重要,而是......

水無情彎腰將青青的屍身抱起,閉起雙眸將螓首一斜,靠著青青的額,當下再難忍抑地低喃沉嘶:「......青青!」對不起......

等到喚來暗衛,將青青交給他埋葬他指定的地方之後,水無情一路默然且恍惚地走回了寢殿,沒想到當他一踏入殿內,聞聲而來的李臥炎便迅速地迎了上來。

「皇上,你究竟是去了哪裡......」正皺起眉頭想要詢問水無情適才的行蹤,沒料到水無情根本連應他一聲都沒有,就這麼逕自越過他的身畔而去,步伐遲緩而拖迤,尤其是他的腳步還在地上留有些許的泥土與落葉,讓李臥炎當下心生疑問。

「皇上?」

追著水無情走進內殿裡的李臥炎,發覺水無情正一動不動地坐在案桌邊,神色頹喪且恍惚,於是忍不住地上前踱近他,這才發現水無情的身上沾有紅色血跡,登時震驚地呼了一句:「你受傷了嗎!?水無情......」

當下的水無情並沒有抬頭看他,只是不發一語地垂著首。

李臥炎不悅地再度喊了一聲,見他仍舊沒有應答,忍不住彎著腰、伸出雙手握住他的纖肩就是一陣的猛搖:「水無情!?你到底是怎麼了──」說到後來,李臥炎開始急了,就在他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水無情忽然伸出手來摟緊他的腰,讓他的神情與身軀跟著一顫。

「......!」

「臥炎,你不要離開朕。」

李臥炎大惑不解地低首覷著水無情的髮頂,察覺了他雙手的顫抖:「你是怎麼了......」

「......」水無情沒有應答,只是收緊了纏著他腰際的手。

他原以為自己可以做得到冷情,但是當他知道青青永遠都不會再開口跟他說話,他忍不住心底漫上的恐慌感,因為他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這般無情,他的確是個有血有肉的人類。

雖然他生在皇宮、看盡了各種鬥爭與手段,當然也曾經告誡過自己,在這種地方成長,那就絕對不能對自己以外的人心軟而去成就敵人;但是,就在他決心沉淪之時,他也一併地忽略了隱藏於黑暗之中的那絲人性光明。

結果,到頭來,他也不過是個『人』罷了啊......

「我的身邊就只剩你了,臥炎......」水無情低低地說著,語氣沉寂而有所悟。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