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他早就知道,殘酷的命運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他的。

在逃過了男人的邪惡侵犯之後,南天昭的反抗讓瓊玉樓起了一股騷動。

當嬤嬤說盡好話並且小心地送走了那個男人之後,飛鳳雖然來不及去陪侍那個非禮南天昭的男人,但卻也還是自嬤嬤那裡聽說了這件事情。

「我說飛鳳,沒想到阿昭那小子平時看來安安靜靜的,但是當他發起瘋來卻連個男人都不敵啊!」嬤嬤一邊嘆息一邊抱怨,「這小子啊,可差點給嬤嬤我闖了大禍了,那個男人的爹可是個赫赫有名的將軍大人啊!」

飛鳳不發一語地坐在桌沿,撇首望了嬤嬤一眼,隨即冷冷地哼笑道:「妳放心,他捨不得對咱們瓊玉樓如何的。再說,他那種人也沒膽子去跟他爹投訴,畢竟要是讓人知道他這個堂堂將軍之子竟然花錢玩弄男妓,想必他們父子倆連朝堂都不用再混了。」雖然朝野現在不禁男風,但是此道對於那些大官們來說,還是挺荒誕不羈的。

「也是......」嬤嬤忍不住嘆氣。

轉頭看著嬤嬤無奈的表情,飛鳳起身:「嬤嬤。」

「什麼事呀?」覷著飛鳳那張描繪得精緻的臉龐上不帶一絲感情,嬤嬤瞬間怔了怔,而後微顫地抬頭問著。

「那麼......阿昭這個禍頭子可以交給我來處理嗎!?」雖是一般的詢問而已,但是飛鳳那張冷淡的美顏朝著嬤嬤瞥了過去之時,竟讓嬤嬤感到一抹壓迫感,於是只好點頭答應。

「可以是可以......」嬤嬤猶豫地頓了頓,飛鳳在這座瓊玉樓也有不短的一段時間了,所以她當然很明白飛鳳的性子;平時的飛鳳雖然很好說話,但是如果一旦有人惹火他的話,那個後果可是用筆墨都難以形容的。

所以,嬤嬤才會猶豫不決,「但是......」

「怎麼了!?」飛鳳冷冷的眼神飄過,望著嬤嬤的肩膀瞬間輕顫了一下。

嬤嬤憂心地皺眉:「我說飛鳳,你可別鬧出人命來啊......」何況阿昭與瓊玉樓的契約還沒有到期,她怕飛鳳萬一把人給整得躺平了,那誰來還她的十兩銀子啊!

「我自有分寸的,嬤嬤。」飛鳳淡淡地揚起唇,不知為何地笑了開來;嬤嬤看得一陣傻眼,並且暗地裡為了南天昭默唸佛號。

哎唷喂呀......飛鳳一旦露出這種表情,就代表這件事情很難善了了。

於是,自這一日飛鳳與嬤嬤談過之後,南天昭便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地獄裡頭。

刻意的刁難就不用說了,飛鳳讓眾人給南天昭安排了許多做不完的事情,讓他從早一直忙碌到晚上還不得歇息,就連三餐也沒有按時供應,常常讓南天昭從頭餓到尾。

因此,不過短短的一個月,南天昭原本頗為白皙光滑的臉頰與纖腰都因此消瘦了許多,連精神也沒有比之前來得好,而且還容易常常疲憊,偶爾還會昏了過去。

飛鳳則是冷眼旁觀著這樣狼狽的南天昭,絲毫不為自己隨意地折磨他人而感到一絲愧疚。

他只知道,南天昭那一日讓他丟盡了面子。他是這座瓊玉樓的掛牌花魁,所以,這裡的所有人都應該臣服於他才是!

但是南天昭竟然反抗他的客人、讓他面上無光,為此,他絕對要南天昭付出代價不可。

飛鳳面上的笑容顯得殘忍而冷酷非常,他來到廚房邊的柴房,看見南天昭此時正賣力地劈著堆滿地的柴薪,偶爾會以沾了贓污的袖子拭去頰邊的汗水,接著再繼續使力劈柴,絲毫沒有發覺他的接近。

「阿昭。」

「飛鳳大人。」南天昭放下斧頭,迅速回頭,但是他的語氣仍然是那樣不冷不熱的,讓飛鳳不禁蹙緊了眉頭。

這個南天昭......就算是被他整到如此的地步,也不肯向他低頭認輸嗎!?

「您有事嗎?」

飛鳳冷冷地睨著仍舊一派輕鬆淡然的南天昭,心底湧起一抹淡淡的憤怒,說:「等這裡做完了,馬上給我去前頭幫忙。」

「是。」

「你知道你錯在哪裡嗎?」

原以為飛鳳會紆尊降貴地到這裡來,只是為了要對他傳達他的命令而已,沒想到飛鳳會出聲一問,南天昭連忙一怔:「您說什麼?」

「你知道你錯在哪裡嗎?」

思考了一會兒,南天昭這才意會地啟唇,面色肅然:「小人並沒有做錯。他是您的貴客,便不該對小人動手。」那對帶著傲然冷漠的眼神對上了飛鳳那雙隱藏著跳躍火焰的黑瞳,竟讓飛鳳心底的怒氣更加無所遁形了;只見飛鳳忍氣不住地抬手賞了南天昭一個火辣的巴掌,頓時間,兩人的視線便這麼直勾勾地對上。

飛鳳冷冷地揚眉瞅著南天昭:「我真的很討厭你。」為什麼他被男人壓在床下,竟然還可以用那雙清澈如水潭的眼神看他,而絲毫不會感到一絲羞恥!?

「小人知道。」南天昭淡道。「飛鳳大人要傳達給小人知道的只有這些?」

「......」飛鳳咬咬牙,瞪著南天昭好一會兒之後,便瞬間氣得拂袖而去。

南天昭則是抿抿唇,神情有些渙散地站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