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思顫著眼睫、抖動著身體、把四肢緊縮在一起,根本不敢抬眼看向楊立風那似得了失心瘋般的瘋狂神情,還有他拿著利刃往下朝他揮來的詭笑模樣。

當楊立風忿忿不平的吼聲還迴盪在空氣中時,一陣突如其來的門板碰撞聲音破空傳來,原來是不速之客─安子剛一臉焦急地抬腳一把踹開了門板,然後破門而入。

「徐若思──!」

嘶吼的男聲摻了抹不容錯認的著急,安子剛怒目地看著楊立風因為這股騷動而回過頭來訝然地瞅住他,而徐若思也微微睜開了因為極度的恐懼而閉上的雙眼,泣不成聲地望向大門方向,就見安子剛舉著槍遙指床上正欲行兇的楊立風威暍。

「楊立風!限你一秒鐘內馬上放下手中的刀...不然我就開槍了!」他的神情儼然是維護治安最有力的警察的那般嚴肅。

孰料,楊立風僅是揚起一邊的唇角,嘲諷地笑了,「笨警察,憑你也想救他嗎!?你太天真了...呵呵呵!」說完,仰頭大笑的他驟然地踱下床舖,徐若思看著他們兩人一對一地對峙著。

「你剛剛說的話我們已經使用錄音筆錄起來了,也在你的屋子裡頭搜出一堆的證物,這下子你再不能狡辯...」安子剛目光炯炯有神地盯著楊立風聞言之後的哈哈大笑。

「那又怎麼樣!?」他一個咬牙,轉眸覷向床上被綁的徐若思,一臉陰暗地用刀尖指著徐若思驚嚇不止的臉龐,「他是我的...!」

安子剛瞄瞄徐若思那可憐地搖著頭的模樣,沉默,「你快點放開人質,馬上跟我去自首的話,我可以請法官從輕量刑...」此話一出的安子剛沒料想到他的這句話竟然大大地激怒了楊立風那歇斯底里的情緒,只見對方一個轉頭”呸”了一聲後,拿刀朝他直砍而來...

床上的徐若思見狀猛地搖頭,發出”咿唔”的警告聲。

「去死吧───哈哈哈哈...」高聲笑著的楊立風快意地把刀尖劃過閃避不及的安子剛的手臂,頓時血流了滿臂,安子剛連痛哼一句都不曾。

楊立風漾著詭譎的笑容,歪著頭,精神已經渙散,「還滿行的嘛...哼...」重哼了句的楊立風窮追不捨地再度襲來,發現他的動作的安子剛咬牙低首,然後把槍口對準楊立風來不及收勢的太陽穴上。

安子剛微笑。
「逮到你了...」

楊立風隨著咬牙切齒,瞄著自己額際的槍,「......」

床上的徐若思見狀後便忍不住地放聲痛哭。


尾聲。

安子剛當夜便把犯人送回牢裡頭,順便把所有的證物全都上呈,此樁分屍案件便宣告偵破。
終於,狡猾的犯人被機警的警員─安子剛逮到,也順帶救了被綁的人質,徐若思。

不只電視媒體報導這位安隊長的神機妙算,就連平面媒體也都大大刊載了很大一篇的訪問文字,安子剛被自隊長的身份升為分局長,因此,喧囂一時的這件分屍案件終究完美地劃下了句點。

命案破案的隔日一早,徐若思在自己居處整理了幾樣東西,準備搬出原來住的地方。
環顧著被他收拾地整齊有序的客廳與廚房一眼,自房東楊立風招供出他與情人馬子鈺的愛情糾葛後,他便決定搬出這裡。

不只是這裡令他覺得住得很不安心,他更覺得自己不該待在這兒,兇殺案件順利地落幕了,他也做完了筆錄,也是該走的時候了。

拎著一口大箱子的徐若思把大門上了鎖,然後徒步到一樓的紅色雕花鐵門下,轉身欲闔上鐵門時,忽見一抹熟悉的身影朝他踱來,驚訝使得他微微張唇卻發不出聲音。

安子剛滿臉笑地倚在一輛車旁,正朝他揮著手,「喂!我有一個禮拜的假期,還拿了獎金,我請你吃飯吧!」

徐若思瞇眼微笑了,「...都跟你說過了,我不叫”喂”啦!我是...」

「我知道啦!你是”徐若思”嘛!」安子剛頑皮地笑了笑地,接話。

「知道就好...」徐若思撇嘴,但是沒過半秒鐘後卻失笑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